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3-12-29

传8848再获IDG投资悄然开张 转战购物搜索 

 ——————————————————————————–
  
 ::URL::http://www.sina.com.cn  2003年12月18日 10:16 赛迪网 
  
   据京华时报消息,记者昨天从北京珠穆朗玛网络技术公司获悉,销声匿迹2年多的国内著名电子商务网站8848.com正在悄然张罗重新开张,定位为网上购物搜索引擎的新8848确定在明年1月1日正式上线。


   业内传言,上周三,8848.com在少有人知的情况下低调开通。有分析人士指出,有关8848再度从事电子商务的传闻即将获得证实。


  
   有关知情人士透露,IDG重新为8848注入新的资本,具体数目还处于保密状态没有透露。而且,IDG还帮忙请来西单电子商务公司Igo5副总裁吕春维就任公司CEO,8848目前公司人员已经达到40人,并于今年7月就开始准备重新开业。


   据了解,8848此番准备早在9月份就开始了。在新开通的网站上,记者注意到,目前8848.com只是试运营,而8848宣称这个新的网站将在2004年1月1日重新正式发布。


   业内分析称,“购物搜索”业务,可以看成是行业搜索的一种分支,在国内搜索市场上还没有类似的案例。而8848人员表示,他们做的搜索是要给大家一个比较商品价格的新方法,比如您搜索“哈里·波特”,结果将针对性的列出其相关产品如VCD、书本、图片等的价格和购买地址,这样就能极大方便网民进行网上购物。


   8848成立于1999年5月,是中国电子商务企业的先行者和旗舰。曾被IDC称为中国B2B和B2C领域知名度第一。而2000年业务分拆之后,8848转向软件开发和解决方案提供等领域,此次再拾电子商务,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不把握这次机会就再也回不来了。


   王峻涛就此发表书面谈话,他说:“做为8848的创始人之一,我很高兴看到自己创立的这个企业,它现在的主要投资人,经过漫长的时间,终于回到我们创立它的时候所立足的电子商务领域。我衷心希望他们珍惜用很大的代价换来的这个认识,把握好眼前的机会。同时也代表国内的其它一些创业者们希望他们能正视并尽快妥善解决好有关的历史遗留问题,以利于8848公司有进一步发展的稳定基础。6688.com公司做为电子商务的同业,衷心期待他们这一次能务实地共同推进我国的电子商务事业。” 

2003-12-27

今天知道广东又出了一个SARS疑似病例。SARS,又来了?SARS,你来吧。经过了恐怖的2003年4-5月,大家都不怕了吧?


 至于我,我那时也不怕。


 回顾一下是很有意思的。最近到处在回顾。我也回顾回顾我的2003。


 2003年4月21日下午,卫生部新闻发布会之后,北京,一下子让人落寞,也更让人坚强。下面的帖子和照片,写、拍摄于2003年4月23日
 ———————————————————————————–



 


 北京今天经历了忙乱的白天。很多人提款、到超市抢购能看见的任何生活用品。不知道为什么。
  
 中午经过这里的时候,也是这个视角,看过去,货架已经空了!看着空空的寂寞的货架,你不会不触动心里。 


 21点,走过这里。货架已经恢复了昨天的模样。拍照后,我什么也没有买,钻进车里,溶入北京。 


 我怎么也不相信我会在北京饿死。 


 北京,迎接了最近以来最忙乱的白天之后,开始了难以置信的寂寞的黑夜。



 
 2003,0423,21:40左右


 走出酒吧,站在曾经车水马龙的路口。看着寂寞的街道和灯光。突然觉得亲切,可爱,甚至,一点怜爱。 身后不远,阑珊处,是长安街,安静地辉煌着。
 有洒水车开过。柳树泛绿的街上,顿时有了浓浓的消毒水的气息,提醒我今夕何夕。 
 平静地呆在二旁房子里面的北京人,晚安!你们好梦!



 


 2003,0423,22点
 应该是灯红酒绿,车流如堵的时光。 
 你没有看错,这是长安街。前面就是****。



 


 转身按下快门。长安街。前面是复兴门


 (上面二张照片曾经传到了很多互联网站,引起无数回响,见诸很多报端,就不再一一感谢–2003年12月27日注)



 


 我们把桌子搬到外面。在北京晴朗的春天的夜空下。 手里是燕京,好啤酒。 
 口中离不开北京,美丽的城市。镇定的年轻人。 
 老板后来要免单,说寂寞了好几天了。执意原价买单。 
 我们离开的时候,这条街道上唯一开门的酒吧,老板站在这里,向我们挥手,相约:再见。 


 我们回家的路上。红灯绿灯,看起来如此亲切。 
 左边是城楼,右边是广场。 
 我们开得很慢很慢。 
 北京,明天见。 


  (首次张贴于2003年4月24日凌晨02:24:32。原文和一些照片被很多站点和报纸转载。比如,全文和最后一张照片,就被《京华时报》转载过。特别表示感谢。–2003年12月27日注)

2003-12-26

今天接待了人民日报的一位记者朋友。没想到,他居然说,这一年来,他记得最牢的文章是下面这篇。写于一年前。
 ——————————————————————————————————–
     1999年1月4日。我把这个日子记得很牢,是因为:那是我到达北京,开始自己第N次创业的日子。从那天开始,我一直没有离开北京,没有离开网络,甚至没有离开电子商务。 


     那天,北京大雪。虽然在哈尔滨上过大学,那天,站在首都机场的出口,隔着玻璃门 
 ,看着大片大片的雪花在狂风中上下翻飞,还是被镇住了。看来我和雪有点缘分。那以后,中国的网络经济,以及我自己的创业过程,真的就象这场大风雪:蔚为壮观,气势宏大,同时,完全没有规律。


     雪下过,不久就会融化,之后看起来,就象没有下过雪一样,这似乎也有点象前几年的网络事业。可是,雪也从来不会白下。融化的雪变成了涓涓细流,慢慢渗入土壤,就等春风吹过,滋养出遍地绿草。这也和前几年的网络事业一样。  


     中国网络股最近在NASDAQ一枝独秀、象腊梅一样顶着寒风绽放,不是没有道理的。现在回头看,网络经济前几年的迅速发展,在中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抚育了一个5年前根本没有的新经济产业,大量象雪花一样融化掉的美圆或者人民币以及被创业激发出来的激情与才智,到头来滋养了多达5800万、世界第二的网民数量;滋养了手机短信、在线游戏、收费服务、电子商务这些早已蓬勃成长的植被,构成了网络经济的生态环境;众多的技术精英和经营天才前所未有地融合在一起,为中国的用户迅速地推出了便宜好用、几乎无处不在的网络基础设施;大批英文和中文一样流利、对大洋彼岸熟门熟路的管理者,和闻风而来的洋大亨甚至胡润们一起,以过去难以想象的速度和质量,把中国最有生机的一个产业和一大群人,连同他们难以估计的价值,昭示世界。


     甚至,我们都已经看见,一些过去“烧钱”换来的注意力,真的在开始获得经济回报,而风险资本、产业资本、创业者的激情与管理者的理智,这些过去中国人很少涉足的永恒的矛盾,不仅突然大面积爆发出来,而且慢慢地得到了东方式的和解。这样的收获,无愧于那场大雪。没有那场大雪,我们得到这些果实的时间,肯定要延后很多很多年。


     瑞雪兆丰年。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北京在多年的干旱之后,没有一点预兆就下雪了,而且连续下了6天。说来有趣,这场大雪的风格,和几乎4年前的那场大雪,大不相同。她不是暴风雪,是温柔的、细腻的、似有似无却无处不在、安静却坚定地昼夜绵延不绝的,瑞雪。她来得真是时候,和西方的圣诞,东方的冬至以及新年,配合得如此和谐。


     真巧,这也让我想到了网络经济,尤其是电子商务。今天的网站上,头条几乎是一样的,就是《商业周刊》的文章:在线零售业开始找到感觉。和我一年前在这里的一篇文章的大胆预测一样,2002年,真的成了世界电子商务的转折年代。除了购买额、消费者人数、占社会零售总额的比例这些数字的大幅攀升,更让我觉得窗外的雪景格外美丽的,是这样一个事实:“业内人士指出,现在几乎每一家公司都意识到将因特网集成到其商业模式中的重要性”。这表示,春天就要大面积地,悄悄地,然而坚定地,不可阻挡地,在雪后来临。更让人觉得温暖的是,几乎与她并列地,还有一个来自《北京日报》的消息:1至9月北京电子商务交易额同比增长1.2倍,而在线结算的金额几乎增加了10倍!同样,更重要的是,超过一半的北京商业企业,几乎和大洋彼岸不约而同地“意识到将因特网集成到其商业模式中的重要性”。我当然有特别的理由为此格外高兴,因为这表明,过去一年来,我们和西单的合作,并没有白费。


     有件事情很有趣:和网络经济以及电子商务的自然环境悄悄地转暖成为对照,国内网络和电子商务的“媒体环境”突然就进入严冬而且不能自拔。昨天看到某知名IT网站发了一个“盘点”性质的文章,指点了一些作者以为的“网络英雄”们(包括在下本人),重点指出了他们在2002年如何地在媒介上荒凉起来。说实在话,我觉得我们对此也颇有责任。


     仔细回忆起来,我从2002年9月开始创立6688.com以来,居然连一次发布会都没有开过。而王志东的点击科技一年来好像也只开过一次,丁磊好像只在广州的高尔夫球场上和记者说过几句,而马云,可能最“极端”。记得他曾经在10月和我说过,“论剑”之后将至少一年不见任何记者。我开始以为是笑谈,现在看来,好像竟是真的。不过,与他们在媒介上露面成反比的是他们的事业:王志东的“竞开”软件已经发布,我拿到了可能是第一套的试用版,越来越相信这个系统将大获成功;丁磊的股票悄悄地就成了中国网络股的冠军;而马云的阿里巴巴今年是个丰收年,看来没有什么问题。难怪我们曾经私下笑言,什么网络的冬天,其实应该是网络媒介的“冬天”。对付这个冬天,和网络媒介有关的人,也有想出办法的,DONEWS和BLOGCHINA(博客中国)这二个站点突然火暴就是例子。


     至于我自己,在就要结束文章的时候,突然从某知名BBS上看到闻名网络多年的“品网”掌门,《站长兵法》和《网络美眉》的作者,王晨昀的很短很短的帖子:“感叹于老榕对B2C的熟悉;作为B2C网站能想到的功能,差不多都被开发到了。如果有要研究B2C网站的,建议去看看6688.com 的后台管理程序”。他当然是过奖了,我们的6688还在继续开发不止,尤其在注重每个细节,打算让现在每天光顾的接近40万消费者和几百个商户与商人,都能共同过一个好年。 


     雪还在下,慢慢地,温和地,然而却坚定地,绵延不绝。这雪下得真是时候。


 2002年12月作首发《大众软件》  

2003-12-02

时间很快。1997年10月31日。那个寒冷的金州之夜仿佛已经远去,只淡淡地留在记忆中。五里河的狂欢的夜晚,也已经被新的期待代替。


  1997年10月31日,那一夜过去以后,升起的太阳,肯定不一样。和那天的太阳一起慢慢升起的,是中国球迷的觉醒、成熟。不经意间,我们长大了。总感觉自己有了太多的变化。我们似乎已经不会再为中国足球的一次胜利而忘乎所以,也不会再为一次失败而漏夜悲伤。不再为一个教练今天的神奇而倾倒,也不再为他明天可能的臭招而愤怒。更要命的是,甚至可能的假球和黑幕,都不再激发他们的滔天愤怒。有时候我会想,当年彻夜排队等主场球票的球迷朋友那里去了,当年飞行万里追随球队的弟兄又那里去了。他们现在还看球吗?


  球迷长大了,也许这几年风雨彩虹交加,让他们长得有些太快,相比之下,中国的足球,尤其是联赛,却似乎不仅没有成长,还越来越幼稚,变得不知道说是爱好还是恨好。还会有人关心结果,还会有人留意排名,可是没有多少人再对它的过程有兴趣。


  可是,比赛场上真切的过程,那才是足球。


  球迷长大了,他们已经不只看结果,他们要看足球。还有联赛,还有结果,还有今天进入明天退出的喧嚣,甚至有了审判,看起来什么都没少。可是,少了最重要的:足球,和球迷的心。


  联赛10年,足球却离球迷远去,这多可怕,这多需要一次新的变革。中国球迷拥有金州的寒冷,五里河的快乐,韩国的失望,以及更多的期待。他们拥有和付出的,已经够多了。他们现在就缺一样:真的足球。他们曾经拥有,现在也许就要失去的,最宝贵的:足球。


  再见,甲A。下一个10年,中国的足球,是该开始琢磨点功课了。


 —————————————————————————–


  忙啊忙啊。谁都想不到,我们稍带手做的短信,今天居然过了4万元/天,网络上的人海真是太厉害了。今天看SINA的十年网络专题,居然翻出了 2001年的文章,哈哈,看CCID当时一作者严肃的论断,我快笑死了。中国的IT,记者永远是对的,我们都错了,哈哈,行了吧。也不知道他们自己偶尔看不看2年前的文字。旁边的同事说:你似乎该写点什么。我笑着说,有那工夫,咱们还是抓紧开会吧。


  笑完了开会,技术部的干将们。几个合作的项目基本完成啦,很漂亮,接下来我们要出手了,C2C,而且是客户端的,还有商城II代,甚至很有趣的商品搜索……梦想会中断,没关系,继续梦想,然后变成现实,多来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