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4-01-27

风云际会珍珑局


 

 这就是了!
 ****,好看!

西班牙。对于我来说,就是阳光,大海,RIOJA红酒,舞蹈,斗牛,建筑,达利和毕加索,热情的人,以及足球。
 不可能都说到,不然就是一本书了。



 


 象欧洲很多古老的都市一样,马德里有很多迷人的“广场”。这个是“太阳门广场”,也叫市政广场–很多年来,市政府就在这里。四面都是这样的建筑,围成“回”字,中间有大大的雕塑。



 


 广场上,有小贩,有杂耍,有流浪的人,有自由艺术家,更有这样的咖啡座。坐一下,要一杯咖啡,静静地,享受阳光,看着眼前古老的广场,时间,在恍惚间,会停止。



 


 广场的周围,一般都是这样的古城。我们喜欢漫无目的地,慢慢走过。每一个石板,每一扇窗户,每一个拐角,好象都是故事……



 



 西班牙的广场,和欧洲的大部分广场一样,大多有一个主题雕塑,很多也有这样的古老的喷水池。这个是“西班牙广场”。说话间,我们已经到了巴塞罗那。



 



 巴塞有山有水,靠近大海。这个依山而建的大教堂,很美。据说西班牙公主就在这里举行婚礼。沿着台阶和一部分电梯上去,能看到巴塞暮色苍茫中美丽的身影。



 


 巴塞靠海,西班牙人爱船,这些私家游艇,让我们心往:)



 


 港湾有安静的街道,无数海鸥飞翔。黄昏时分,我们最爱在这里流连。听他乡海鸥歌唱,看异国人们悠闲走过。



 


 巴塞还是西班牙的时尚之都。正好碰上他们的年度时尚大展。这个是展厅一角。



 


 当然,就建筑来说,巴塞是高弟的世界。随便一瞥,就会有这样的建筑在你对面。



 


 定睛了望,每一个细节都象梦一样美妙。



 


 全世界都知道这个建筑的神话,这个是巴塞的主题,我们仰望……



 


 我们变换角度,看这个神话变幻色彩……



 


 我们绕到她的背后,仰望最高的顶端…



 


 还有她精妙的细节…



 


 很想看清楚,每一寸…



 


 可是,总是那样,迷离,朦胧,却又清晰。高帝,梦幻大师,让我们不知归去。


 


 再看这个马德里索菲亚现代美术馆门前的雕塑。也能看到高弟的影子吧?
 在这个以西班牙皇后命名的美术馆里,有大量西班牙现代艺术品。给我们印象最深刻的是,整整一层,几乎是达利的名作。可惜,这里和巴黎不同,美术馆里面严禁摄影:)


 明天,我们继续出发。偶然地,我们将拜访毕加索。

2004-01-25

经过了多天的冷风呼啸,今天终于风和日丽,温度也回到了零度以上。
出门去,看看庙会。城里最近的,就是地坛了。



 


 地坛有四个大门,这个是西门口。里面的背景板,是由很多小风车拼成的。



 


 虽然我听说这里人很多,可是,进了门才知道,人比我想象的,还是更多!



 


 春节,好象只有这里还有那么点气氛。



 


 北京的一家人。庙会里面很多玩的,游戏、杂耍、马戏…这一家人专注在什么游戏上,已经忘记了,可能是套圈之类的。阳光下,他们手里的风车在旋转,发出古老的木鱼那样的声音。



 


 古老的游戏也纷纷登场。



 


 老板吆喝起来依旧有摸有样,北京味道十足。



 


 春节期间已经流行了千年的食品,终于又见到了。



 


 还有地道的麻花。可惜,怎么也拍摄不到过去那种插着卖的糖葫芦了。可能为了卫生,现在糖葫芦都有了包装,象雪糕那样,不再张扬在北京的阳光下。



 


 大量民间工艺品出笼,平时真难得一件了。这个剪纸很精美,才卖2元/张。



 


 遇见一些学生在狂热地推销皮影。这些挂在摊子前面的皮影,用透明的驴皮雕刻而成,然后精细地装配成可以活动的道具,果然古风浓郁,野性犹存。



 


 买回一个包装好的做纪念,据说这个雕刻的时候,手工刻了5000多刀,才成了这样。90元,连框。


 很想买一束梅花,居然到处不见,只有人工制造的仿制品。是为遗憾。

今年孩子小,我终于在国内过了一次年。去年,前年…我们在异国他乡。
 去年,中国大年三十晚24点左右,我在巴黎戴高乐机场等她来接我。
 到了初3(就是去年的今天),我们终于按照过去的习惯,决定,背上背包,出发!没有目的,没有计划,到那里算那里,让心自由。
 这次,我们决定,向南。


 去年初三,我们到达,马德里。


 


 按照旅游者介绍,找到的酒店。在城市中心,有几百年历史,象欧洲很多好酒店一样:不大,可是精致。



 


 放下行李,我们走过大街。这是活人,站在路边,事实上是乞讨,可是后来我给他们起了名字,叫行为艺术家。他可以这样一动不动地站着,直到有人往他面前的帽子里面丢钱,才会夸张地给你作揖。



 


 出来的时候,巴黎已经下雪了,这里却还可以在露天吃饭。和我们过去到其它国家旅游一样,我们一定是找一个热闹的街区,看起来热闹的街边饭店。我们自己以为,这样能够真的接触到这个城市的美食,市民吃的,不是酒店里面为旅游者预备的。看来这次我们又找对了。这个老板说,他过去还从来没有接待过中国人。



 


 路边,有吉普塞人在歌舞。如果你喜欢,可以随时加入。他们的服装,有意思吧?



 


 到了西班牙,怎么能不看弗拉门戈。据说,公元1492年,在国王费迪南二世和王后伊莎贝拉一世的统治下,犹太人、吉普赛人和摩尔人被逐出西班牙。流亡期间,这群有着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共同构思出一种崭新并能鼓舞人心的音乐艺术形式,它以自豪、热情和高傲的尊严为特征。结合古典吉他的弹奏、歌唱、吟诵、舞蹈和断续的击掌。这种大胆、煽情、独一无二的风格便称作“弗拉门戈”。 (Flamenco)。听说最好的表演,是在这里。进门一看,装修果然精致。




 表演非常地道,我们看呆了!


 


 真美。可惜,这里其实不让照相,我是假装不懂西班牙语(其实也是真不懂,嘿嘿)拍了这二张,就被制止了。Flamenco最好的表演场所不是剧场,是类似酒吧或者****那样的场所。不要怕,西班牙经济不大景气,其实也不太贵。



 


 身为球迷,到了马德里,就象到了家。深夜,我们逛进了一个酒吧,这是它的四面墙。虽然语言不通,可是,我们对足球的喜爱,打破了时空和语言的障碍。是夜,我们尽欢而归。


 我们回来以后临时决定,明天,我们坐火车,去巴塞罗那!


  (待续)

2004-01-23

目前看了6集,从BTV4上。感觉拍得是真好,真好,猛烈向金迷同好和所有人推荐。
  突然想起来一些故事。


 


  2000年秋天,在西湖和金先生首次见面,相晤甚欢。当时,《笑傲江湖》还刚刚在拍摄中。


 


  那天我带了一本《****》,当然要请金先生签名。金老实在太客气了,不敢当。



 


  那次以后不久,金先生还托网友,带来一封在棋友描绘的虚竹的“珍珑局”图谱上的函,亲笔40余字。
  2001年8月,我曾写一短文,记录了这个事情:
 ————————————————————————————


  不久前,金庸在网友绘制的“****珍珑图”上题字签名托人送到我手里。


  《****》里被虚竹无意破解的那个珍珑,多年来一直未有贴切注图,一位网友在去年终于做出了个示意图,借机于8月8日在新疆向金大侠献上此图谱。金大侠把玩后甚悦。承网友美意,请金大侠在图谱上亲笔赠句。


  此珍珑局示意图是对金大侠”先自绝生路才能脱困得生”玄机的简单示意。棋局上,无论白先如何对黑收气攻杀,均将差一气而失败,所有失败的选择结果都是全盘尽灭。白方唯一的生路是先局部自杀后,与黑成为双活,此后白转而将快一气胜。


  在下衷心感谢金大侠远隔千里点拨,一定把后面的“棋”下好,不辜负大侠一片雅意。


  附:金大侠题词


  “王峻涛先生:去年西湖论剑,一见如故,常致思念。但盼故人无恙。据安先生云(网友—老榕注),老榕曾念及此珍珑,谨书数语,以志友道。–金庸”


  后来和金老陆续还有来往,每次都觉得十分兴奋。

在我的留言上,发现下面的照片和留言。


  来自家乡的祝福---祝你新春愉快,健康幸福!


  真感谢一乐外婆,她拍的是:老榕树耶!


  我推荐你一定要去看看这位60高龄时尚外婆的BLOG。我相信你会更快乐,更乐观,更觉得年轻


   时尚外婆,福州的一乐


  下面是她BLOG上的二则。你先看看,是不是快乐,是不是年轻?
 ———————————————————————————



  2003年回顾


  新年钟声即将敲响,回顾2003年,国事、家事,有许多大事。


  国事:
   1、国家、政府换届改选,产生了新一届领导班子。
   2、“非典”肆虐全国、世界。
   3、我国首次载人航天飞行圆满成功
   4、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
   5、福州罕见高温(达42度)、干旱(几个月没下雨)。


  家事:
   1、痛失慈母--亲爱的妈妈5月23日病故,享年85岁。我与妹妹在妈妈病床前伺候了一百天。
   2、女儿从海外归来--女儿与女婿一起去美国10年,双双获得美国注册建筑师,今年回到上海创业。女婿与同学一起合开公司,女儿则做外资公司代表。
   3、儿子去年研究生毕业后没有接受导师的挽留留校任教和做研究,选择了一家科技公司做营销,“自讨苦吃”。两年来,积累了些经验,对市场有了些了解,今年底毅然辞去了工作,想自己独立创业。
   3、本人自学IT,小有成效--个人网站“精彩百科全书”几经改版,在老小孩网站推荐下,获全国中老年科普优秀网页奖。跟着老小孩各位老师学习图象处理、动画制作,开始入门。
   4、与丈夫、妹妹一起外出旅游--北京、大连、山东、太姆山、武夷山、莆田、泉州、厦门等地。
   5、婆婆来榕两个月,陪她去上海一星期。


  yile 发表于 >2003-12-31 21:03:17← 
 ————————————————


  不服老


  进入2004年,我就是虚岁60岁的人---到了花甲之年啦。可是我就不服气,我真的这么老了吗?
  记得我37岁时,从山区小县城调到省城福州,那时上街买菜买东西,人家都称呼我“依姐”(福州方言,称呼前面加“依”字)。
  过了几年,有人叫我“依姨”。
  再过了几年就有人叫我“依姆”了,这下我可不高兴了,我买菜就不到叫我“依姆”的摊前去买,而是到叫我“依姐”的摊位去买。回来跟老公说了此事,他还笑话我,直到现在还在取笑我--没人叫你“依姐”了吧,买菜上哪买呀?
  这两年更惨了,竞有人叫我“依婆”,去乘公共汽车年轻人给我让坐,我可不坐,我还经常给老人让坐呢,我怎么就老了呢?
  想想时间过得真是快,“弹指一挥间,三十八年过去”,伟人都有这种感慨,何况我辈!
  历史前进,岁月如梭,这是客观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但我认为,尽管年岁大了,人老了,心可千万不能老。退休以来,学电脑、学摄影、学拳剑操、上老年大学,什么都想学--尽管学得不怎么样,但是自我感觉良好。我还想一直学下去!

老榕 于 北京时间 2004-01-22 19:08:18


  北京大冷,本来那里也不想去,中午起床上网,发现一通知,说俺信用卡新年获得额度提升,增加XXXXX元。大过年的,天上果然掉下馅饼。心里不塌实,打电话去问,服务专员居然果然上班,带着“不怕你还要,就怕你不要”的态度,甜蜜地说:是不是还要临时增加信用额度?没问题…,赶紧感谢,不要不要,不提。 


  天上掉馅饼,不吃白不吃。不吃就是不接财气。找出信用卡,底气十足地对太座宣告,今天俺就亲自去SHOPPING一次,要什么?只管说,嘿嘿。太座认真思考片刻,说,拿纸笔来!谁怕谁,拿就拿。约半小时许,采购圣旨到,接旨认真一看:黄瓜,芹菜,木瓜,芦柑,鲫鱼,虾皮,海带,橙,白玉豆腐…晕倒。一张百元钞票几可搞定,我这不是折腾吗!让大儿子补充,更晕:跳棋、扑克各一付。 


  说不得,君子一言,多少钱也得办。杀到超市,和大儿子分头采办齐备,开始逛。俺到得酒区,赫然发现一法国MM推销BORDEAUX红酒,流利的中文,2000年(小姐说,那是“大年”)的BUJEAU LA GRAVE窖,居然只卖98RMB,来三瓶(多了拿不动)。今天就着他看《天龙八步》了。 


  计划外,另采购雪鱼一大包,黄鱼二大条,JB酒若干。结帐一看,RMB1XXX元而已。 


  上车想着不愤,对司机说,去国美!人家国美NB,干脆关门过年。去大中!大中更NB,开门是开门,进门说,买电视!人家根本不爱搭理我,说,除了等离子,所有电视统统没货了也。而且等离子,也要今天买单初三送货。没办法,NB,不服不行。 


  只好回家,等煎雪鱼、红烧黄鱼、凉伴海带,和《天龙八步》。太座和小榕跳棋,已经2局,各有胜负,不提。小小榕还在呼呼大睡。 


  窗外寒风。


  是为初一。 


——————————————————————–


  后记:今天初二,终于找到一个卖电视的,搬回来一台。今天,太座可以继续看那个还珠格格III,大儿子继续泡体育台,俺看俺的****,嘿嘿,谁怕谁!《****》,拍得真不错!


  过年真好。

2004-01-19

在一个叫“江湖”的BBS里面,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热烈讨论厦门。我冒昧地,为这个讨论写了一个自己叫“跋”的东西。如下。



  如果有人说中国有一个城市特别象欧洲,每个人都很安详,胸无大志,与世无争,即使热爱钢琴也主要是为了自己娱乐,讲究吃喝,热爱享乐,风景精致,道路干净。 


  那就是厦门。 


  如果有人说,中国有一个城市,当你横过马路的时候,汽车会在3米外就停下,司机挥挥手等你过去,虽然不是全部。 


  那就是厦门。 


  如果有人说,中国有一个城市,让每一个旅游者大吃一惊,难以忘怀,恍如异国,每一个街角都是风情,总觉得还有什么有趣的角落没有去过。 


  那就是厦门。 


  如果有人说,中国有一个城市,就象上面那样,可是,在那里总干不成大事业。那里的人,成就事业的,基本都在他乡。 


  那不是欧洲。是厦门。 


  如果有人说,随便你做什么吧,只要对厦门好,就是好。他是厦门人。 

2004-01-06

我们守望北京
 首发于2003年4月25日  



 


 2003年4月25日。北京。风和日丽,十分温暖。中午约11:30,我离开家门。
 穿过门前的草坪,穿过在春风和阳光下婆娑的树林,有一个冷清了几天的儿童游乐场。
 今天,放假的母亲和她的孩子,口罩遮不住他们的快乐,享受着北京春天的阳光。(图1)
 出小区门,不禁让司机停车,回头照了这么一张。 (图2)


 刚到公司,就碰到兄弟单位来人拿口罩。我们几周前就为员工免费分发了远从上海专门运来的活性炭口罩。他们看见了,来电话问:还有口罩吗?我说有,不多,剩下一些,你们全拿走吧。 她在我们公司门口的“小隔离区”登记。约一周前开始,我们已经奉命从严格登记来访人员,限制活动空间。(图3)



 陪公司出纳去银行(公司已经只有值班的了,人少,我只好什么都做,包括保镖)。
 东四十条。中行的一个营业厅。个人业务柜台前。前几天,经过这里的时候看到,人都排到外面来了。可是今天,看到的是严肃的警卫和轻松的顾客。不慌不忙的营业员没照到。 俺实在不敢进去按快门,那毕竟是银行。(图4)


 北京的母亲与孩子门,北京到处守望着的人们,北京奔忙着的人们。上午好!



 



 2003年4月25日。下午15时许,决定上街,在附近转转。发现附近很多地方已经奉命关门了,主要是一些娱乐、餐饮行业。大家的停业告示十分有趣,有四种典型版本:


 1,渲染版。感叹号和急切的手书体,还有很大的幅面。(图5)。服务生在门前无奈地晒着太阳。


 2,干脆利索版。(图6)


 3,小心翼翼版,或者叫:成心不让人看清楚版。总之关门是真的。(图7)


 4,罗里罗唆、拐弯抹角版。这里的老板和服务生好象都是上海人。一直到几天前,这里还是我每天上午吃阳春面的地方,人潮如堵,上海人服务员MM忙得都没好好理我。唉!她们回上海了吧?(图8)


 


 


 2003年4月25日,约16时。我们沿平安大街东去。


 车水马龙依旧,前几天的荒凉,突然恍如隔世。(图9)


 行人车辆悠然来去。如果今天不是2003年4月25日,这实在是个平常的日子。(图10)


 环卫工人在街上清洁,格外认真。累了,就在路边歇息歇息。老姐们估计是几天没见了吧,边歇息边聊上了。(图11)。


 公共汽车站(图12)和交通路口(图13)维持秩序的大爷大妈也恢复了工作。


 


 



 2003年4月25日,16时-17时许,北京。平安大街上。


 市民在逛街(图14)。


 依然有外乡的人到来或者离去(图15)。


 街边的杂货铺依旧笑脸迎客(图16)。


 公共汽车的人又多起来了,不过,是没那么挤了,大家都不抢上抢下了。(图17)


 回到公司,知道银行几天没送的票据,一下子全端来了,出纳正盯着面前的“用友。我说,早点回家,过几天处理吧。她说,那那行,压几天不处理,还会有这么多。再说,再过几天还要报税。(令人欣慰的是,不久接税务局紧急通知,报税日期这次可以延迟。真该谢谢啦!)(图18)


 公司客户服务部的同事们还在坚持,戴着口罩。明天开始,她们就轮流值班了。(图19)



 



 2003年4月25日。夜21时-22时。北京。我下班走过这里…


 京客隆超市三里屯店。 平时,它21点关门。现在对付完这批客户,她们也应该下班了吧。怎么看,也找不出一点着急。 不敢进门拍,怕保安把我煽出来。里面不小。(图20)


 三里屯路口。我也饿了。在北京的春夜包围中,享受我的晚餐。客人渐渐多起来了。(图21)


 一些外国人骑自行车经过我的身旁。(图22)。


 工体北路人行道上。一些北京人仍然习惯地在报刊亭前看报纸。(图23)


 工体门外,就着广告牌的灯光,一家北京人在热闹地玩羽毛球。(图24)


 工体门外的空地上,学习国标舞的人们也没有耽误练习。(图25)



 


 2003年4月25日。夜已经很深。城市开始安静了。可是,守望的人们,未眠。


 他们守望工体(图26),守望有奔驰、波音的盈科中心(图27),守望我的家园(图28)。


 路过一个民居,发现门上贴了宣传画。最近北京的大街小巷,到处可见这个图画。(图30)。我们的电梯口,也不断更新着告示。(图31)。最近的一个大意是,北京不会封城,业主们无须参加抢购,超市人多危险。业主们需要什么,告诉物业和才成立的“业主管理委员会”,每天有专人送,云云。到家发现。昨天要的鲜奶,今天已经送到。


 在园子里,我坐在树林中,放下我的提包。看星星在北京的天空闪烁,听树叶在春天的晚风中,在我们的头上,轻轻歌唱。
 仰望着面前的家园,我心安详。
 北京,晚安。
 北京,明天见。
 (图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