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4-02-15

 


各位朋友,情人节快乐!

2004-02-12

Juliet,更熟悉的名字是吴士宏。今天突然发现了她的BLOG。在这里:
 ::URL::http://julietwu.anyp.cn/


 好久了,我从众人的视线中消失已经太久了。


 这段时间里,我接到了那么多朋友的问候,一阵又一阵的感动和心酸,使我无法忘怀。今天我以这样的形式出来,算是给自己一个适当的台阶,让自己可以从容的出场。


 阿Sam,感谢你每周准时的一个Email,虽然我一封也没回,但其实我一封不漏地收到了。


 Judy,感谢你给我挡回去无数的暗箭,你自己给搞得遍体鳞伤,但却保住了我的美丽和完整。


 Kiki,每当我对自己灰心失望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你给我的鲜花和赞美,你说,这世上没有一个女人有我这样的芳香和智慧,只要我愿意,你就会让自己怀抱里的所有女人走开,腾出自己的怀抱来给我。是真的吗?


 Tony,只有你是最了解我的,我逃离TCL的时候,你握住我的手所说的话,是对我最大的理解。尤其是那句,“毕竟是女人,你永远都没办法跟他们斗的。还是做回你的小女人吧,何苦在这个残酷的战场撕杀呢?”,说得简直入骨极了。


 好了,说了那么多别人,下面该说说自己了。


 我很好!我感觉自己的生命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每天早晨,睡到阳光晃眼才懒洋洋地起床,闻着他睡过的床上那男人特有的味道,感受被人爱、被人拥有的欢乐…这时候,勤快的小保姆lolo已经准备好了甜甜的早餐。


 起床后,用一个钟头好好梳洗,好好享受微风吹来玫瑰花香、或者小雨飘洒在天台的玻璃屋顶的美妙。


 接下来的两个钟头是我的“工作时间”,我会静静地坐在工作室里,整理“战斗历程”中留下来的点点、片片…自己这么丰富而精彩的经历,以写实的手法将冲锋陷阵的点滴记录下来,实在值得好好回味。写了许多片段了,但我不准备发表。


 接下来是午餐时间。我一般都吃的很少,毕竟自己的身体在发福(其实我发福好多年了),虽然他一再说他喜欢丰满成熟的女人,但我可不敢掉以轻心。


 吃完午饭,我到下面的后花园干活。小松鼠小兔子都是我挚爱的小精灵,玫瑰园是我灵魂的伊甸园。喂喂小动物、拔拔杂草,在这里我是王后,是这个王国里唯一的王后。


 四点钟,是我的健康操时间。每天我都坚持着做健身操、跳健身舞,当我刚开始的时候简直没有办法忍受,僵硬的四肢好象比俱乐部里五、六十的老太太还要不灵活,笨重的身体完全没有力量,在每节操只做了1/10时就瘫在那里。是Dave让我乐此不疲地坚持下去,我要让已不年轻的身体柔软、富有弹性,要让他不仅欣赏我的内心,也爱我的身体。当我坚持了半年以后,奇迹出现了。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轻盈起来,脸上身上的肌肤焕发出一种圣洁的魅力(嘿嘿,不好意思自夸了,其实这句话是他说的)。可以说,是健身舞让我找到做女人的快感(想起21cn,“有了快感你就喊”,我真该喊出来!)。


 再往后就是最美妙的晚上时间了,也是我每天生活的目的,原谅我不能一一述说我的生活细节,我怕遭人妒呢!
 ————————————-


 这实在让人惊喜。和她在一起,总能感觉到工作的快乐、生活的优雅。看起来她仍然快乐,优雅,这真让人高兴。


 看到这个,我突然想起来昨天网络上的一个玩笑:丢失了电子邮件,你将不知道怎么和曾经最熟悉的人联系,因为电话是经常变化的。
 很可惜,Juliet发布个人BLOG的地方居然没有留言功能,我上面的话,就算留言吧。
 经过了很多事情,是否她也丢失了我的EMAIL?
 这个是我的,朋友们以后可要牢记。laorong@vip.sina.com

2004-02-11

[记者]请问你记私人日记吗,传统的那种?


 [答]从来不记。


 [记者]小时候也没写过吗 


 [答]确实没有,老师要求的作业除外 


 [记者]现在有些人出版或者在网络上公开了自己的私人日记。您对公开私人日记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答]我基本不相信真的会有人写东西,完全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人看。我确实见过坚持写日记的人,不过,那一般是为了积累感觉、见闻和知识,之后是想和别人分享。附带说一下,我知道你不方便直接问的一个敏感问题,我不怕公开我的观点:我同情甚至尊重木子美发表他个人日记的权力。其实认真阅读她的那本书,你还会发现,她并不是一个过于随意的作者。她书里面文章,从文字的角度看,其实是很好的文章。以她的那本书本身的内容来说,其实也没有涉及谁的隐私吧。


 [记者]那么能谈谈博客么。您写它的初衷是什么?


 [答]首先,博客和一般意义上的日记是不同的。我认为,博客(BLOG)更象笔记而不是日记。


 [记者]那么,《象老榕一样年轻》是一份笔记么?


 [答]对,是笔记,所以不见得天天有,有时候却一天几篇。博客有一定的日记属性,因为他可以按照日期来整理。除此以外,我们和您说的“传统的”日记完全没有关系。从表现方式上看,博客可以积累知识(利用连接、引用这些网络才有的功能),可以和小众互动(利用留言、BBS这些同样网络才有的功能),可以采用你喜欢的任何文体,甚至可以用没有网络和数字设备不可能采用的“文体”,如数码“文”。你能看到我的博客里面有一些这样的“文章” 。


 第二,博客确实是私人性质的文字,私人写给朋友看的。网络既适合大众化,也适合“小众化”。前者,门户和媒介做得很好;后者,应该就是博客的势力范围,也是它能够迅速流行的原因。以我来说,到媒介去发表我对电子商务的看法,是为了面向尽可能多的大众;在博客写一些我私人的感觉、意见、看到的东西,就是打算在兴趣爱好相近的“小众”里面公开的。 小众,可能只有2个人,也许会有10万人,不过肯定不是所有人。 
   
 第三,我们提高一点说,我坚持认为,博客将是网络能够深入小众、细分人们群体的革命运动。它的运动方向正好与媒体(包括大量出版的图书之类出版物)相反。其实,现代人们需要工业化的媒体,也需要博客这样个人化、个性化的介质。所有的博客连接起来,可能将是最大的媒体,这个道理就和“大社会是无数小个人的集合与联系”这个道理,很相似。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些个人的“博客”,其中的一些部分,在一些时间,成为公众关心的焦点,一点都不奇怪。


 我就一直听说,有些博客就是这样的。此如,克林顿和那位女实习生的事情的最后披露,开始据说就是纽约一个普通商人的博客不断散布、影响的结果。美军入侵伊拉克的时候,伊拉克一位平民的博客,在那时,是很多人从“主流媒体”比如CNN,BBC等之外,唯一的本土信息来源。虽然他不可能象记者那样“全面”(记者真的一定能?),可是,他那几天自己听到、看到和感觉到的,是记者们也许难以替代的。我大胆设想一下,如果巴格达在那一天有今天在北京活跃的那样成千上万的博客,大家都分别记录下那时候他们“私人” 听到、看到和感觉到的,我们把它们搜索出来,连接起来看,一定会有独特的感觉。


 人活在现代社会里,不止需要接受信息,还经常需要表达自己。而工业化的媒介,是不可能完全满足这个需求的。举个例子,即使北京有一个报纸愿意发表所有北京人的投稿(那是多么浩大的工程!要多少人文和自然资源?),阅读者也会因为无法选择、无法“连接”而晕菜。在网络上,很明显,这些根本就不是问题。


 [记者] 我发现你的博客里面,有一些这样性质的“文章”,比如那些SARS期间的北京生活笔记。看了之后,感觉非常贴切地表达了当时的情形。


 [答]对。我相信,那时候我看北京市民、看北京这个城市的感觉,应该很“私人”,很直接,很个性,很不全面,可是肯定很真实,甚至可能表达了一些公共媒介在技术上表达不了的即时信息。这个例子也可以帮助说明博客的实质。现在,我经常通过一些朋友的博客,了解台北市民、美国留学生的日常感觉和所见所闻。它们给我的印象,是公共媒介难以做到的。



 “零成本、零技术、零时差、零许可、零编辑的个人意见平台,无论它叫个人网站,叫博客,还是叫其他什么名字,肯定会以这样那样的方式影响、干预、骚扰、破坏社会。”


 [记者]恩!这段话严重经典  


 [答]这段话,是一位叫孙坚华的研究博客的学者说的。我很同意。可是我觉得,他只强调了“意见”,因为他是批评家。作为一个业余的博客(谁是专业的?),我个人认为,这句经典的评论,如果略做修改,成为这样,就更完美了:


 零成本、零技术、零时差、零许可、零编辑的个人意见、个人见闻甚至个人感觉的平台,无论它叫个人网站,叫博客,还是叫其他什么名字,肯定会以这样那样的方式影响、干预、骚扰、破坏或者推动社会,使社会向更关注个体、个性的方向进步。

2004-02-09

电视剧《****》演完了。我和怀念。
 记录我觉得其中最精彩的片段,以做纪念。
 下面的文字是原作第四十一章《燕云十八飞骑 奔腾如虎风烟举》。照片是我从电视屏幕上拍摄的,电视剧是第32集。

 —————————————————————————————————–


   一片喧哗叫嚷之中,忽听得山下一个雄壮的声音说道:“谁说星宿派武功胜得了丐帮的降龙十八掌?” 
   这声音也不如此响亮,但清清楚楚的传入了从人耳中,众人一愕之间,都住了口。 
   但听得蹄声如雷,十余乘马疾风般卷上山来。马上乘客一色都是玄色薄毡大氅,里面玄色布衣,但见人似虎,马如龙,人既矫捷,马亦雄骏,每一匹马都是高头长腿,通体黑毛,奔到近处,群雄眼前一亮,金光闪闪,却见每匹马的蹄铁竟然是黄金打就。来者一共是一十九骑,人数虽不甚多,气势之壮,却似有如千军万马一般,前面一十八骑奔到近处,拉马向两旁一分,最后一骑从中驰出。 
   丐帮帮众之中,大群人猛地高声呼叫:“乔帮主,乔帮主!”数百名帮众从人丛中疾奔出来,在那人马前躬身参见。 
   这人正是萧峰。他自被逐出丐帮之后,只道帮中弟子人人视他有如寇仇,万没料到敌我已分,竟然仍有这许多旧时兄弟如此热诚的过来参见,陡然间热血上涌,虎目含泪,翻身下马,抱拳还礼,说道:“契丹人萧峰被逐出帮,与丐帮更无瓜葛。众位何得仍用旧日称呼?众位兄弟,别来俱都安好?”最后这句话中,旧情拳拳之意,竟是难以自已。 


 
   ……
   萧峰这次重到中原,仍是有备而来,所选的“燕云十八骑”,个个是契丹族中顶尖儿的高手。他上次在聚贤庄中独战群雄,若非有一位大英雄突然现身相救,难免为人乱刀分尸,可见不论武功如何高强,真要以一敌百,终究不能,现下偕燕云十八骑俱来,每一人都能以一当十,再加胯下坐骑皆是千里良马,危急之际,倘若只求脱身,当非难事。 
   ……
   来到少室山上,远远听到星宿派门人大吹,说什么星宿派武功远胜降龙十八掌,不禁怒气陡生。他虽已不是丐帮帮主,但那降龙十八掌乃恩师汪剑通所亲授,如何能容旁人肆意诬蔑?纵马上得山来,与丐帮三四袋群弟子厮见后,一瞥之间,见丁春秋手中抓住一个紫衣少女,身材婀娜,雪白的瓜子脸蛋,正是阿紫。但见她双目无光,瞳仁已毁,已然盲了。 
   萧峰心下又是痛惜,又是愤怒,当即大步迈出,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丁春秋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的一招“亢龙有悔”,他出掌之时,与丁春秋相距尚有十五六丈,但说到便到,力自掌生之际,两个相距已不过七八丈。 
   天下武术之中,任你掌力再强,也决无一掌可击到五丈以外的。丁春秋素闻“北乔峰,南慕容”的大名,对他决无半点小觑之心,然见他在十五八丈之外出掌,万料不到此掌是针对自己而发。殊不料萧峰一掌既出,身子已抢到离他三四丈外,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后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只一瞬之间,丁春秋便觉气息窒滞,对方掌力竟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双如是一堵无形的高墙,向自己身前疾冲。他大惊之下,哪里还有余裕筹思对策,但知若是单掌出迎,势必臂断腕折,说不定全身筋骨尽碎,百忙中将阿紫向上急抛,双掌连划三个半圆护住身前,同时足尖着力,飘身后退。 
   萧峰跟着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前招掌力未消,次招掌力又到。丁春秋不敢正面直撄其锋,右掌斜斜挥出,也萧峰掌力的偏势一触,但觉右臂酸麻,胸中气息登时沉浊,当即乘势纵出三丈之外,唯恐敌人又再追击,竖掌当胸,暗暗将毒气凝到掌上。萧峰轻伸猿臂,将从半空中附下的阿紫接住,随手解开了她的穴道。 
 
   阿紫虽然目不能视物,被丁春秋制住后又口不能说话,于周遭变故却听得清清楚楚,身上穴道一解,立时喜道:“好姐夫,多亏你来救了我。” 
   萧峰心下一阵难过,柔声安慰:“阿紫,这些日子来可苦了你啦,都是姐夫累了你。”他只道丐帮首脑人物恨他极深,偏又奈何他不得,得知阿紫是他世上唯一的亲人,便到南京去掳了来,痛加折磨,却决计料想不到阿紫这一切全是自作自受。 
   ……
   段誉见到萧峰突然出现,大喜之下,便想上前厮见,只是萧峰掌击丁春秋、救回阿紫、会见游坦之,没丝毫空闲。待会阮星竹抱住了阿紫大哭,段誉不由得暗暗纳罕:“怎的乔大哥说这盲眼少女是我爹爹的令爱千金?”但他素知父亲到处留情,心念一转之际,便已猜到了其中关窍,快步而出,叫道:“大哥,别来可好?这可想煞小弟了。” 


   萧峰自和他在无锡酒楼中赌酒结拜,虽然相聚时短,却是倾盖如故,肝胆相照,意气相投,当即上前握住他双手,说道:“兄弟,别来多事,一言难尽,差幸你我俱都安好。” 
   ……
   萧峰一十九骑快马奔驰的来到中原,只盼忽施突袭,将阿紫救归南京,绝未料到竟有这许多对头聚集在一起,他自幼便在中原江湖行走,与各路英雄不是素识,便是相互闻名,知道这些从大都是侠义之辈,
 所以与自己结怨,一来因自己是契丹人,二来是有人从中挑拨,出于误会,聚贤庄之战实非心中所愿,今日若再大战一场,多所杀伤,徒增内疚,自己纵能全身而退,携来的“燕云十八骑”不免伤亡惨重,心下盘算:“好在阿紫已经救出,交给了她父母,阿朱的心愿已了,我得急谋脱身,何必跟这些人多所纠缠?”转头向段誉道:“兄弟,此时局面恶劣,我兄弟难以多叙,你暂且退开,山高水长,后会有期。”他要段誉避在一旁,免得夺路下山之时,旁人出手误伤了他。 
   段誉眼见各路英雄数逾千人,人个要击杀义兄,不由得激起了侠义之心,大声道:“大哥,做兄弟的和你结义之时,说什么来?咱俩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今日大哥有难,兄弟焉能苟且偷生?”他以前每次奔逃出险,这时眼见情势凶险,胸口热血上涌,决意和萧峰同死,以全结义之情,这一次是说什么也不逃的了。 
   …..
   
   慕容复道:“收揽人心,以为己助。”突然间长啸而出,朗声说当:“萧兄,你是契丹英雄,视我中原豪杰有如无物,区区姑苏慕容复今日想领教阁下高招,在下死在萧兄掌下,也算是为中原豪杰尽了一分微力,虽死犹荣。”他这几句话其实是说给中原豪杰听的,这么一来,无论胜败,中原豪杰自将姑苏慕容氏视作了生死之交。 
   群豪虽有一拼之心,却谁也不敢首先上前挑战。人人无知,虽然战到后来终于必能将他击死,但头上数十人却非死不可,这时忽见复容复上场,不由得大是欣慰,精神为之一振。“北乔峰、南慕容”二人向来齐名,慕容复抢先出手,就算最后不敌,也已大杀对方凶焰,耗去他不少内力。霎时间喝采之声,响彻四野。 
 
   萧峰忽听慕容复挺身挑战,也不由得一惊,双手一合,抱拳相见,说道:“素闻公子英名,今日得见高贤,大慰平生。” 
   段誉急道:“慕容兄,这可是你的不是了。我大哥初次和你相见,素无嫌隙,你又何必乘人之危?何况大家冤枉你之时,我大哥曾为你分辩?”慕容复冷冷一笑,说道:“段兄要做抱打不平的英雄好汉,一并上来赐教便是。”他对段誉纠缠王语嫣,不耐已久,此刻乘机发作了出来。段誉道:“我有什么本领来赐教于你?只不过说句公道话罢了。” 
   ……


   少林派玄生大师暗传号令:“罗汉大阵把守各处下山的要道。这恶徒害死了玄苦师兄,此次决不容他再生下少室山。” 
   萧峰见三大高手以鼎足之势围住了自己,而少林群僧东一簇,西一撮,看似杂乱无章,其实暗含极厉害的阵法,这情形比之当日聚贤庄之战又更凶险得多。忽听得几声马匹悲嘶之声,十九匹契丹骏马一匹匹翻身滚倒,口吐白沫,毙于地下。 
   十八名契丹武士连声呼叱,出刀出掌,刹那间将七八名星宿派门人砍倒击毙,另有数名星宿门人却逃了开去。原来丁春秋上前挑战,他的门人便分头下毒,算计了契丹人的坐骑,要萧峰不能倚仗骏马脚力冲出重围。 
 
   萧峰一瞥眼间,看到爱马在临死之时眼看自己,流露出恋主的凄凉之色,想到乘坐此马日久,千里南下,更是朝夕不离,不料却于此处丧于奸人之手,胸口热血上涌,激发了英雄肝胆,一声长啸,说道:“慕容公子、庄帮主、丁老怪,你们便三位齐上,萧某何惧?”他恼恨星宿派手段阴毒,呼的一掌,向丁春秋猛击过去。 


   ………………….


   萧峰于三招之间,逼退了当世的三大高手,豪气勃发,大声道:“拿酒来!”一名契丹武士从死马背上解下一只大皮袋,快步走近,双手奉上。萧峰拔下皮袋塞子,将皮袋高举过顶,微微倾侧,一股白酒激泻而下。他仰起头来,咕嘟咕嘟的喝之不已。皮袋装满酒水,少说也有二十来斤,但萧峰一口气不停,将一袋白酒喝得涓滴无存。只见肚子微微胀起,脸色却黑黝黝地一如平时,毫无酒意。群雄相顾失色之际,萧峰右手一挥,余下十七名契丹武士各持一只大皮袋,奔到身前。
  
   萧峰向十八名武士说道:“众位兄弟,这位大理段公子,是我的结义兄弟。今日咱们陷身重围之中,寡不敌众,已然势难脱身。”他适才和慕容复等各较一招,虽然占了上风,却已试出这三大高手每一个都身负绝技,三人联手,自己便非其敌,何况此外虎视眈眈、环伺在侧的,更有千百名豪杰。他拉着段誉之手,说道:“兄弟,你我生死与共,不枉了结义一场,死也罢,活也罢,大家痛痛快快地喝他一场。” 
   段誉为他豪气所激,接过一只皮袋,说道:“不错,正要和大哥喝一场酒。” 
   少林群僧中突然走出一名灰衣僧人,朗声说道“大哥,三弟,你们喝酒,怎么不来叫我?”正是虚竹。他在人丛之中,见到萧峰一上山来,登即英气逼人,群雄黯然无光,不由得大为心折;又见段誉顾念结义之情,甘与共死,当日自己在缥缈峰上与段誉结拜之时,曾将萧峰也结拜在内,大丈夫一言既出,生死不渝,想起与段誉大醉灵鹫宫的豪情胜慨,登时将什么安危生死、清规戒律,一概置之脑后。 
   萧峰从未见过虚竹,忽听他称自己为“大哥”,不禁一呆。 
   段誉抢上去拉着虚竹的手,转身向萧峰道:“大哥,这也是我的结义哥哥。他出家时法名虚竹,还俗后叫虚竹子。咱二人结拜之时,将你也结拜在内了。二哥,快来拜见大哥。”虚竹当即上前,跪下嗑头,说道::大哥在上,小弟叩见。” 


   萧峰微微一笑,心想:“兄弟做事有点呆气,他和人结拜,竟将我也结拜在内。我死在顷刻,情势凶险无比,但这人不怕艰危,挺身而出,足见是个重义轻生的大丈夫、好汉子。萧峰和这种人相结为兄弟,却也不枉了。”当即跪倒,说道:“兄弟,萧某得能结交你这等英雄好汉,欢喜得紧。”两个相对拜了八拜,竟然在天下英雄之前,义结金兰。 
   萧峰不知虚竹身负绝顶武功,见他是少林寺中的一句低辈僧人,料想功夫有限,只是他既慷慨赴义,若教他避在一旁,反而小觑他了,提起一只皮袋,说道: “两位兄弟,这一十八位契丹武士对哥哥忠心耿耿,平素相处,有如手足,大家痛饮一场,放手大杀吧。”拔开袋上塞子,大饮一口,将皮袋递给虚竹。虚竹胸中热血如沸,哪管他什么佛家的五戒六戒、七戒八戒的,提起皮袋便即喝了一口,交给段誉。萧峰喝一口后,交了给一名契丹武士。众武士一齐举袋痛饮烈酒。 


   ……….


   段誉昕得王语嫣在慕容复打倒自己父亲之时大声喝采,心中气苦,内力源源涌出,一时少商、商阳、中冲、关冲、少冲、少泽六脉剑法纵横飞舞,使来得心应手,有如神助。


   段誉这路剑法大开大阖,气派宏伟,每一剑刺出,都有石破天惊、风雨大至之势,慕容复一笔一钩,渐感难以抵挡。 
 



 


   萧峰不知虚竹身负绝顶武功,见他是少林寺中的一句低辈僧人,料想功夫有限,只是他既慷慨赴义,若教他避在一旁,反而小觑他了,提起一只皮袋,说道:“两位兄弟,这一十八位契丹武士对哥哥忠心耿耿,平素相处,有如手足,大家痛饮一场,放手大杀吧。”拔开袋上塞子,大饮一口,将皮袋递给虚竹。虚竹胸中热血如沸,哪管他什么佛家的五戒六戒、七戒八戒的,提起皮袋便即喝了一口,交给段誉。萧峰喝一口后,交了给一名契丹武士。众武士一齐举袋痛饮烈酒。  


 —————————————————————————————
 如是我闻,果然豪情万丈,侠义英雄。是以留念看《****》的时光。

2004-02-01

在我的日记离开巴塞罗那和马德里之前,让我说几句达利。他在马德里开始学美术,在巴塞第一次办画展。所以,这二个地方,是感觉达利的一个好背景。


 先回顾一下他的生平。


 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i,1904-1989),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画家和版画家。
 浏览数: 次 归类于: 未分类 — 老榕 @ 02:47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