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5-20


“首先我没想到大家对我去年曾经参加超女杭州赛区比赛的事情会这么关注,其实,我没有想要去隐瞒什么,或者去欺骗谁。没想到我说的那句话引起大家那么多的猜测,我为这件事情受到的影响向大家赔礼道歉。”
 
相信这是大家看到的最没有诚意,最藐视歌迷的“道歉”。
 
所以,本来打算投给她的一票终于没有发出。
 
不仅如此,呼吁大家抵制这个人。
 
难道网友们最后都是无端猜测,难道她的“赔礼道歉”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受到的影响”?什么事情啊?
 
见过道歉的,比如“某些议员不是猪”,没见过这么道歉的,比如“那么多的猜测”和“受到的影响”。

 

2006-05-05

前几天我的博客《我们到底被毒害个有完没完》,发表2天多一点的时间以来,估计创下了本人博客史上2天内访问和评论的记录。这还是上网人比平时少的长假期,看得我自己也目瞪口呆。网络变了,变得如此丰富、成熟,做为网络人,真是偷着乐。

 

本来还想继续写点什么,突然发现:不需要了!我想说的话,居然都能找到同样或者近似意思的网友或者博友的话。下面我就摘一些。说明一下,摘录这些言论事先没有得到各位的同意,如果您不愿意被摘录,请留言告诉我。出处部分,XXX的留言,指的是在我的博客上的留言或者评论。此外,下面的小标题和点评是我写的。

 

超级女声,大众娱乐的革命运动

 

王****对90年代初中国“文化热”,有一段精辟的论述。套用一下:“打个比方说,文化好比蔬菜,高雅艺术是胡萝卜。说胡萝卜是蔬菜没错,说蔬菜是胡萝卜就有点不对头——这次超女争论正说到这个地步。下一次就要说蔬菜是胡萝卜缨子,让我们彻底没菜吃。”—露透色评论员的BLOG

 

超级女声与梦想中国在方法上是一样的,需要说明的是,超级女声是通俗明星,她们比通俗歌手还要全面、还要通俗。但是,并不意味着她们就是大家的青春偶像、精神导师、学习楷模。目前一些明星实质上就是消费符号,供大家取乐。

 

饭有饭的作用、菜有菜的功能、药有药的用途,饮料有饮料的价值,就像不能用对牛排的标准来要求可口可乐一样。

 

我们既不必大惊小怪,也不需要期待得过高。因为就像一本畅销书,一部票房高的电影啊,有时候甚至你还不理解它是怎么回事儿,它就一下子火了。我们还是以比较平常的一种心态,努力发展自己认为最好的。也不用眼睛盯着自己不服气的东西,非得拉下马来不可。”—王蒙(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八任文化部部长,现任全国政协常委兼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任)

 

我认为超女整体的艺术水准不高,但群众性,参与性却是前所未有的高。这很大程度上圆了群众走上舞台展现自己的梦想。我认为‘超女’代表了一种民意,是民间发出的一种信号。– 盛中国

 

去年搞超女,多少市民跟过节似的参与进来,并且从中得到极高程度的快乐,这难道不是很重很重的东西吗?这是人心向背啊,难道您希望因为您点的这一炮而遭到剥夺?至少我可不乐见您到晚年的时候,在回忆录里不无得意地说:当年是我一举扭转了不良社会风气。恰恰,您剥夺了多少人的快乐!大家本来已经快乐不多,我们还是小心捧着这点快乐不好么?–李方的BLOG

 

有人喜欢高雅,有人喜欢低俗。难道说只有喜欢高雅的人才有娱乐的权利,喜欢低俗的就没有娱乐的权利,只能向隅而泣吗?–李银河

 

超女有什么不好,起码她娱乐了大众,使大家的业余时间充实了。我也是40多岁的人了,我也喜欢看超女,看着这些小女孩一场一场的进步很高兴。我也会拿着手机为自己喜欢的人投票,看着喜欢的小女孩被淘汰我也会难过。–独立嘉陵的留言

 

我差不多与你同龄,就因为我太听话,到使我现在高雅民来,也低俗不了,活得很痛苦啊. –halo的留言

 

大人物不惜出手即动用了看家的剪刀——“毒害”,来评价一个受到普遍欢迎的节目,似乎全国至少几千万的观众都是弱不禁风的、严重缺乏判断力和抵抗力的白痴,这简直太小看了广大观众的素养和价值标准。花红自然有花红的道理,叶绿自然也有叶绿的原由,“阳春白雪”因其高雅受人推崇,而“下里巴人”也因其通俗而流行于大众,古时尚能宽容若此,何况今天的民主自由社会?须知,现代文化和艺术发展的重要特征,就是多元化,以独家标准禁锢文明的时代早已一去不返了。–北风那个的留言

 

老榕说得太好了!不过是一档娱乐节目,却因的某些人那样的不痛快,说到底是因为脱离了领导的指挥。姑且不论获奖者如何,单就评选方式,某些人就接受不了。怎麽能由老百姓通过投票来决定呢?民主集中制上哪去了?剥夺了领导的集中权,那还了得?另外,刘.吉坷德比喻得太好了!太形象了!佩服。– taishan的留言

 

【我的点评】:青菜萝卜,各有所爱。甚至可能萝卜青菜都爱。爱萝卜的说青菜有毒,进而认为除了萝卜都有毒,最后很可能会说除了萝卜缨子,别的都有毒….太可怕了吧。庶民从爱娱乐到参与娱乐、在很大程度上左右进程并决定结果,从中得到空前的快乐,这是超级女声带来的革命。期待庶民们有更多的参与、决定机会,更大的决定自己该如何快乐的权利。

 

想唱就唱!勇于展示自己、公然追逐梦想的新启蒙运动

 

还记得2005年的那个夏天,阳光透过香樟树的树叶在地上映出一个个圆形的光斑,也照在了每一个追逐梦想的女孩脸上。梦想,这个2005年的夏天最重要的关键词,在温暖干燥的空气里氤氲着,膨胀着,充满了每一个角落。从每一个人的心里,那个细小的声音经过无数次的碰撞和放大,在天空中回响,演奏出仅仅两个字却是最响亮的交响。  

 

想唱就唱,这四个字代表的不仅仅是自信,不仅仅是勇气,而是一种对音乐梦想的执著和勇敢追求。所有热爱音乐的人,都会为之所动容。那些年轻的声音,那些清澈的心愿,在一颗颗青春的心的律动之下,演奏出了最美丽的旋律。她们的嗓音可能有瑕疵,她们的唱功可能不完美,她们的表演可能很稚嫩……但无论如何,她们都是在追求自己的梦想。你可以不喜欢这些唱歌的女孩,但你一定要尊重她们,尊重她们追寻梦想的权利,尊重她们对于活出精彩人生的渴望。那群追逐梦想的女孩,我们会记住她们。–蕙怡的BLOG

 

中国的青少年太需要个性了,因为我们比起国外的同龄人,就像是一个模子中刻出来的一样,我不想别人嘲笑我们中国小孩只是个背书机器。– 80年代出生的人致刘忠德爷爷的一封公开信

 

“超女”固然算不上高雅艺术,但她代表了流行文化的巨大活力,更是一代人生活态度的宣言—-那就是勇于展示自我,勇于与众不同。在中国的近代史上,艺术横遭践踏的事例不胜枚举,多少“假、大、空”的作品都曾与艺术相提并论,相比之下,“超女”虽有粗糙之处,却是率真的。我想,“真”是所有艺术形态最核心的共同之处。“超女”表达的是真的情感,从这一点来说,你可以不喜欢这样的选秀活动,却也不能限制别人喜欢的权利。–杨澜的BLOG

 

当你年轻时你可以为理想而追逐和拼命,我们现在做的其实与你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只不过我们在体验人生的价值不太一样,唱歌就是大多数歌手的理想,当然很多人会抱定成名的目标来参赛,但有过人的素质,能在大赛中脱颖而出的,必定是对理想执着和努力的人,不能因为有人有不纯的目的就抺杀了大多数人的心境。–opus的留言

 

青少年有梦想是必然的,是好事,没有梦想的青少年是可怕的。家长和长辈经常会问孩子的问题就是,你长大了想干什么呀。回答是想当明星、想当官、当CEO、当大款、当老板、当科学家等等。时代的变化,青少年的梦想也呈多样化并带有时代的烙印。–67岁老人陆中的留言

 

【我的点评】:很赞成最近经常听说的一句话,没有自主创新的民族才是真正没有希望的民族。自主当然要从敢于自我展示开始;而创新,当然要从梦想开始。没有自我,没有个性,没有梦想,没有追求梦想的勇气,甚至扼杀这些,那才真的要完蛋了。象超女一样,所有人都到阳光下面来,都到世人面前来,展示你的才华和美丽,亮出你的梦想和追求,对于一个紧急需要更多自主创新的民族来说,是怎么鼓励也不过分的。

 

本事、有个性、有梦想、受欢迎,就应该一夜成名

 

支持超女的一夜成名!有才华一夜成名还嫌慢呢!有才华的都统统一夜成名才好呢!– Chantal的留言

 

超女一夜出名,其实也是正常的。年轻人出名,基本都是一夜出名,难道要“媳妇熬成婆”才能出名?–乱说的留言

 

这一切只是音乐,只是娱乐,学艺术的学生那么多,最后能被大家认可的又有几个,其中并不是他们没有才华,我认为是没有机遇,卓别林大师刚开始也不是在小酒馆给人演出吗?伍佰也不就是流浪歌手吗?在北京地下通道里弹吉他唱歌的歌手,唱的都挺好,谁又能就此断定他们以后的路是如何呢?

 

难道被大家所接受非要历尽千辛万苦吗?难道等这些有才华的女孩一个个都成为奶奶才允许她们被大众所得知?在短时间成名,压力又有多大,大概只有超女们自己知道,将来的路很长,也许会和许多歌手一样,慢慢被人们淡忘,也许会像还珠格格,逐渐锻炼出一个成熟的赵薇,一个的优秀演员,超女们努力!–天堂花雨的留言

 

想唱就唱,“超女”提供了一个没有门限的舞台,一个实现梦想的实践机会。通过“超女”的优胜劣汰,绝大部分被淘汰。结果会如何呢?有的孩子知道了,自己不是哪块料,玩一把,就此了结了明星梦,是自己的实践,自己的决定(胜过大人的说教);也让孩子们知道,成功必须付出艰辛的努力,没有免费的午餐。老年人呀!与时俱进吧,不要摆老资格。改变观念,改进方法,引导青少年就会被接受。–67岁老人陆中的留言

 

“超女有害于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我就更不明白了。超女从最初的海选到最后的争冠,讲究的都是公平竞争,引入的都是竞争机制,很符合市场经济的规则麻,怎么就影响到青少年的身心健康了呢?是影响到你家青少年的身心健康了吧?你家公子或公主是不是还总生活在梦想剧场之中?交张白卷就上大学,不参加考试就当公务员?那是你家孩子没出息。–燎原的BLOG

 

超女那么多场的比赛,一场一场的比下来,没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和专业素养,谁可以拼到最后?超女很多就是学习唱歌的,她们的学习阶段不都是为了这样的机会做准备吗? 她们那么多年的学习,努力,准备,难道都是可以一笔带过的,难道都是不存在的?

 

超女在比赛的脱颖而出,跟体育选手训练多年,最后在国际比赛中得到金牌有什么区别?所谓台上5分钟,台下十年功,就是这个道理。超女还不要国家的资金和其他资源的投入,都是自己培养自己,从这个角度来说,比那些奥运选手还要高尚一些。–南海大观的博客

 

【我的点评】:这些网友、博友真是说的太好了。有才华的都统统一夜成名才好呢!中国有才华的人很多,他们大多数终生没有“成名”,可能会被认为是没有机遇。机遇稀缺是严重的问题。可为什么机遇会稀缺?“管的太具体,文艺没希望”,这是赵丹老先生的遗言,此刻想起,有特别的意义。我突然想到,王志东,张朝阳,丁磊,陈天桥,江南春,马云,吴鹰……为什么IT界有那么多人“一夜成名”,而且每年都有?一个管得不具体,开放程度高,游戏规则相对公平的产业环境,才会公平提供无限的机遇,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什么时候如果可以说,只要你有本事、有个性、有梦想、受欢迎,就可以一夜成名,这社会就真的进步了!

 

救救孩子?我们想要什么样的孩子?

 

你说的自己觉得很有道理,但你看到没有为了超女有的孩子甚至节食而死,如果你的孩子那样,你又如何解释。你说的没错,那些历史时期的确有过那些现象,可是超女带给大家什么那,文化节目就要积极向上,我觉得刘老说的没错,毒品可以给创收,但我们都希望中国人吸吗?如果你是一个有良知的人,收起你的观点吧。– yxj777999的留言

 

照这个理论,经常播放类似超女节目的美国的青少年早已死光光了,我们社会主义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那个真是为超女节食而差点丧命的女孩只能说明中国的教育是多么失败。就是没有超女,中国也有很多的问题孩子。我们学校的孩子除了网吧一般不看电视,但他们一样上不了高中,因为现在不准留级,他们中很大一部分连乘法口诀也不会就来到了我们这个教育部门不想理的普通初中。我宁愿他们都唱歌,好歹也有个正常的爱好。–猫猫的留言

 

(上面是一对博友在我的博客评论中有趣的PK)

 

教育的本质,不是要学生“分秒必争”地学习书本知识,而是通过教育,让人类生活更美好,让学生的人格更为健康和完善。对于过往强调知识记忆、书本背读的中国教育,人们已经清楚地知道了他对健全人格的毁灭性破坏力,可是,只是因为单一的成功模式——考出好成绩,上到好学校,进入好大学——人们一直屈服于应试教育的淫威,老师和家长,在孩子面前扮演着“逼子成才”的角色 ——试问,超女出现之前的中国教育,让多少孩子还保存着对老师、对父母的温暖记忆?联系孩子与老师,与父母的,不再是师生情、亲情,而只是“分数情”—— 分数高就是乖孩子、好孩子。在我国某地某高中,学生们把学校称为监狱,因为学校四周有铁丝网,有学校招聘的保安24小时巡逻,校内实行准军事化管理——学生每周必须在学校里老老实实呆六天以上,学习、学习、再学习。据说,家长对这样的学校很放心,争相把孩子送进去,还据说,当地政府对这所学校也很满意,因为如此管教出来的学生,高考成绩很是不错。可是,政府官员、校长们、老师们、家长们,你们知道孩子怎么说所学校吗?——监狱。你们知道从这里出来的学生,他们的创造力、竞争力如何,他们走进社会之后,又带着多少心灵的扭曲呢?


学生们喜欢超女节目,更多的是娱乐,或者说从中发泄自己枯燥学习带来的负面情绪。如果刘老到一些学生中去,看看他们从家长和老师的眼皮下溜走之后如何疯狂地唱歌、跳舞,就会知道,孩子的天性,是不可违背的。如果刘老再费心去考察一下当今国内著名大学具有心理问题学生的比例和大学生中具有的自杀倾向,就会知道把孩子变为没有七情六欲的学习机器,是比让孩子看超女更为可怕、更具毒害意义的事。

 

真正破坏教育的,不是超女现象,而是我们一元的成才模式,以及一元成才模式对人性的约束和遏制。没有超女现象,中国的教育已经满目疮痍,值得深刻反思。如今,拥有人大“教科文卫体主任”头衔的刘老不反思“教育思想” 对教育的破坏,而朝一个娱乐节目举起大棒,实在是令人不解。同时,也让我们对我们的教育回归教育本质,难以抱多大希望。– ssd的留言

 

【我的点评】:这些关于教育的留言/评论真是太精彩了,说出了我的心里话。现在是21世纪啦,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孩子?我写过一篇博客,题目是《孩子,你永远是对的》,可以参考我的想法。总之我认为,第一,从来不向孩子学习的老师,从来只认为自己是对的老师,不会是好老师。第二,解决孩子们逃学去看足球的唯一办法,不是禁止他看足球,是干脆带他一起看足球。俺的身体力行记录请参看《一个老帐。关于大连金州没有眼泪》(老掉牙了,不好意思,您要是看过了就跳过去吧)。

 

闲话,也是我的一个疑问:刘老想干什么?

 

20年过后,再看刘吉坷德的言论会很可笑,就像我们现在看20年前某些大人物的言论一样。无须置评对错,这是显然的,问题是刘的背后想干什么?–李洪生的留言

 

最后还希望您不再担任诸如“中国汽车形象大使选拔赛”、“全国房地产模特大赛”之类活动的评委了,因为这些活动在我眼中比“超女”更加低俗、更加有害青少年的成长、更加有辱艺术之名。— 80年代出生的人致刘忠德爷爷的一封公开信


【我的点评】:还是前几天的那个问题,我们到底被宣判为被毒害这事情还有完没完啦?综上所述,虽然任何时候都有需要被教育的人,可是时代却总应该天天长大的吧。一位署名123的博友的留言简短有力,他引用舒婷的话说:“再没有人,没有任何力量,能把我们重新推下去!”

 

写到这里,想起了一段新歌词:

 

每一天,世界会变,多少梦想在实现。我们都像弦上的箭,转眼出发去探险。我睁开眼看着一切,多少期待在身边。不能埋怨,不要退却,不管是否能实现!……要想着明天,新鲜的阳光;要仰起头,看远远的希望。

 

—- 丁薇、行者词,丁薇曲,叶一茜演唱,专辑《爱情十二元素

2006-05-02

我年过40了,生于60年代。从小到大,感觉似乎一直被人告戒,被毒害个没完:

上小学的时候,被告知孔子及其言论是毒,结果看那些批判文章的时候,发现被批判的孔子及其言论很有意思,进而发现四书五经都很有意思,再发展到对一切诗和经都有兴趣。当然是被害了,害成了现在这个王小山所谓的“最会写文章的CEO”,以及马云所谓的“站着说话我第一,坐着写字老榕第一”。最、第一,这些是朋友开玩笑的,不要当真,不过以俺工科少年大学生出身,计算机科学科班学士的身份,也有把关于时尚话题的随笔专栏卖到过1元一字的时候(后来没去领嘿嘿,那另说),可见受害很深。

上中学的时候,被告知与刘副主席(以下简称刘. 吉诃德)操办着的中国剧《天鹅湖》同名的芭蕾舞剧是毒,而且是剧毒。那时,我这革命干部后代偶尔可以走点后门,偷偷混进内参电影院看看《天鹅湖》什么的,一不小心也果然中了毒,到现在还是这些成为高雅的艺术的FANS,百看不厌。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一个细节:现在看《天鹅湖》的时候照规矩是需要正装的。可我在《列宁在多少多少年》这个电影里面,却看见过上世纪初一边看一边啃着鸡腿的战士,可见那玩意当时也是很大众很通俗的玩意,不知道刘. 吉诃德先生对此有何评论。最近甚至听说N多的草台班子打着正宗的旗号到处猛演已经高雅起来的《天鹅湖》,不知道忙于攻击超女风车的刘. 吉诃德会长有没有什么对策。

上大学的时候,虽然已经是70-80年代之交,被告知有毒的东西仍然很多。记忆中比较典型的有三种。一种是喇叭裤以及包腿的牛仔裤。其实这二种裤子我一直不喜欢穿,因为我腿型比较差。不过当时很喜欢看女同学穿,尤其后者。当时甚至有持剪刀者当街从下到上剪掉这二种裤子的,不论男女。虽然当时我偷偷地很想看看女同学们被这样处理后的情形,却一直没有等到消毒者进入大学校园的那天。刘爷爷那时是主席就好了!

第二种是“电子音乐”!不骗你,当时我们的政治教科书,艾思奇老先生编的,赫然就有“资产阶级腐朽的文化,如….电子音乐….”这样的教导。可是当时,在我求学的哈尔滨,《太阳岛上》这首歌是已经家喻户晓,而且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那时中央电视台还不怎么流行,主要是电视机还偏贵)整天播放。这歌可是从头到尾除了有个人在唱歌之外,伴奏全是“电子音乐”。记得这个让我们的政治教师很为难,不过他不是刘.吉诃德先生,明智地在上课时跳过这段,躲过了刘.吉诃德先生现在的尴尬。后来看到雅尼先生带着成吨的电子设备到午门外演奏被定性为高雅的音乐会,真是无限感慨。

第三种毒,是邓丽君。这我就不赘述了。当时,那是绝对的靡靡之音、精神鸦片、无声****、剧毒物质……请允许我现在自首,我当时在宿舍里面完成过大约10来个磁带、百十来首歌词的手写歌词记录,并偷偷油印成为学校的地下刊物,大受欢迎。后来不幸被组织派到美国,更不幸地碰见过邓小姐那年美国巡回演唱,便从旧金山追到洛山玑,然后从东到西去纽约……我们家有大约最全的邓小姐专辑,从80年代盗版的磁带(抱歉,那时想买正版的,也得有啊!),到最近的用在她的巴黎寓所发现的练习时候歌唱的录音重新配器制作后发行的遗作。这当然是正版,而且是我在几年前它发行的当天冒雨跑到香港去买回来的。里面有中央乐团高雅的伴奏。不久前应邀请参加百事风云榜典礼,看到为邓小姐写歌的庄奴老先生和写过《让我们荡起双桨》的乔羽同志携手领取终生成就奖,起立鼓掌的时候,真是无限无限的为自己中了那么深的毒而感动。

那以后很久,很久没有人告诉我们什么有毒了。可今天,刘爷爷,您回来了,您终于回来了!

您终于告诉我们,超女有毒!完了,您还是来晚了,这次我们可能又中毒了。我得赶紧检讨检讨这年纪一大把、百毒都抗过来的我,怎么稀里糊涂就又中了一次毒。稍后写个检讨书吧。

不过,我们老是动不动被宣判为“被毒害”,这种事情到底还有完没完?这是个问题。

在等我继续写字的时候,隆重推荐一封很不错的信:
http://news.sina.com.cn/c/2006-05-02/00058836446s.shtml

续篇已经于5月5日推出,请继续看《超女到底有多毒?超女到底有多毒?

————————-
后记:这作文那么火,2天内阅读了32000次,吓了自己一跳,真是谢谢大家!有朋友开我玩笑说,这么火的地方能卖广告啊。特隆重推出本博客第一个“广告”:
超女毒品!2005年超女首个个人专集,叶一茜的《爱情十二元素》
内有毒品,点击后果自负:


叶一茜的《爱情十二元素》详细介绍和试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