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5-20


“首先我没想到大家对我去年曾经参加超女杭州赛区比赛的事情会这么关注,其实,我没有想要去隐瞒什么,或者去欺骗谁。没想到我说的那句话引起大家那么多的猜测,我为这件事情受到的影响向大家赔礼道歉。”
 
相信这是大家看到的最没有诚意,最藐视歌迷的“道歉”。
 
所以,本来打算投给她的一票终于没有发出。
 
不仅如此,呼吁大家抵制这个人。
 
难道网友们最后都是无端猜测,难道她的“赔礼道歉”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受到的影响”?什么事情啊?
 
见过道歉的,比如“某些议员不是猪”,没见过这么道歉的,比如“那么多的猜测”和“受到的影响”。

 

2006-05-05

前几天我的博客《我们到底被毒害个有完没完》,发表2天多一点的时间以来,估计创下了本人博客史上2天内访问和评论的记录。这还是上网人比平时少的长假期,看得我自己也目瞪口呆。网络变了,变得如此丰富、成熟,做为网络人,真是偷着乐。

 

本来还想继续写点什么,突然发现:不需要了!我想说的话,居然都能找到同样或者近似意思的网友或者博友的话。下面我就摘一些。说明一下,摘录这些言论事先没有得到各位的同意,如果您不愿意被摘录,请留言告诉我。出处部分,XXX的留言,指的是在我的博客上的留言或者评论。此外,下面的小标题和点评是我写的。

 

超级女声,大众娱乐的革命运动

 

王****对90年代初中国“文化热”,有一段精辟的论述。套用一下:“打个比方说,文化好比蔬菜,高雅艺术是胡萝卜。说胡萝卜是蔬菜没错,说蔬菜是胡萝卜就有点不对头——这次超女争论正说到这个地步。下一次就要说蔬菜是胡萝卜缨子,让我们彻底没菜吃。”—露透色评论员的BLOG

 

超级女声与梦想中国在方法上是一样的,需要说明的是,超级女声是通俗明星,她们比通俗歌手还要全面、还要通俗。但是,并不意味着她们就是大家的青春偶像、精神导师、学习楷模。目前一些明星实质上就是消费符号,供大家取乐。

 

饭有饭的作用、菜有菜的功能、药有药的用途,饮料有饮料的价值,就像不能用对牛排的标准来要求可口可乐一样。

 

我们既不必大惊小怪,也不需要期待得过高。因为就像一本畅销书,一部票房高的电影啊,有时候甚至你还不理解它是怎么回事儿,它就一下子火了。我们还是以比较平常的一种心态,努力发展自己认为最好的。也不用眼睛盯着自己不服气的东西,非得拉下马来不可。”—王蒙(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八任文化部部长,现任全国政协常委兼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任)

 

我认为超女整体的艺术水准不高,但群众性,参与性却是前所未有的高。这很大程度上圆了群众走上舞台展现自己的梦想。我认为‘超女’代表了一种民意,是民间发出的一种信号。– 盛中国

 

去年搞超女,多少市民跟过节似的参与进来,并且从中得到极高程度的快乐,这难道不是很重很重的东西吗?这是人心向背啊,难道您希望因为您点的这一炮而遭到剥夺?至少我可不乐见您到晚年的时候,在回忆录里不无得意地说:当年是我一举扭转了不良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