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6-30

在与德国比赛的时候,把黄健翔和阿根廷联系在一起,我自己看起来都有点别扭,因为地球人都知道,黄是著名的德米。可是,在多事而激动人心的2006年夏天,他们的命运竟然就这样有了奇妙的关联。


 


大约1个小时前,在回家的路上,终于确切地得最终的确认:黄健翔,他就要出门了,去即将上演足球世纪大战的现场,为我们解说。他,回来了。在这样的轩然大波以后,听到这样的消息,恍如隔世。很高兴地,可以把克制,理性,宽容,妥协,原谅,大度,尊重球迷的选择,奖罚分明,公正这些词汇,和这次事件联系在一起。大家都应该珍惜,这挺不容易的。


 


而阿根廷碰到德国,就真的是隔世了,隔了一个世纪。上一次是1990年。不知道有多少人记得,那次阿根廷惜败前西德,马拉多拉流泪拒绝与国际足联主席握手、领奖的情形。马上要开始的比赛,分析已经太多了,就不用我再多罗嗦了。高大、严谨、机器人一样意志坚定的德国,与灵巧、华丽、灵感随时可能象天才那样迸发的阿根廷人;不苟言笑的德国队(除了今天突然说出****的教练),与随时可能癫狂哭笑的阿根廷队。这样的比赛,真不知道下一次是否还要等16年。


 


除了中国队,我对外国队可没那么“专情”,同时是阿米和法米(排名不分先后)。在今天这样的时候,虽然论实力、论机会、论状态、论教练、论支持度….,二个队怎么论都不分上下,可是,但是,然而,这次的比赛,在柏林。这届世界杯看到现在,我相信,无论是你不是阿米,一定会理解我最后的一个期待:过一会,德国队在场上的,是11人,而不是12人。拜托裁判:忠于足球。


 

可无论如何,无论即将发生什么,都希望阿根廷继续象男人那样去战斗,直到最后一秒。然后,无论发生什么,该握手的握手,该微笑的微笑,让一切继续从头开始。黄健翔,这也是给你的祝愿。

2006-06-29

听到黄健翔那一小段激情解说的时候,没觉得问题有多严重。当时,意大利的点球,让我觉得实在太戏剧性了。对于一个本来很拖沓的演出,突然峰回路转冒出戏剧性的结尾,总是很让人兴奋的。在这样的时刻,配上充满戏剧的“伴奏”,除了觉得有点吃惊,没觉得怎么太出格。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球的,反正我看球的时候,尤其看外国队踢球的时候,大多是一种业余的、FANS类的、吃饱了撑了找HIGH那种的娱乐心态。我老觉得,假如不是这样,就好象看电视剧非要把自己摆进去当个什么角色那样的体验,反而不大健康。


 


而且,和黄健翔当时说“不记得说了什么”一样,我当时确实也不大完整地记得听了什么,因为注意力都在那出足球大片的主角的脚上。后来好象事情有点闹大,赶紧调出网上的文字记录和录音听了N遍,更觉得,没什么啊!正如我后来在网络上和朋友们讨论的:有赃字吗?有污辱谁吗?有种族歧视或者人身攻击吗?有被中国电视禁止的港台腔、电脑游戏内容、网络语言、疑似篡改红色经典的倾向、以及禁止在某些时间段播出的破案剧情吗?都好象没有。即便据说中的“外交事件”中的主角澳大利亚官方,现在也被证实了,根本就没怎么介意这样的娱乐行为。所以他无罪。


 


当然,从职业的角度说,他有点过失。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对于更过激的公开抨击,男人一样战斗过的黄健翔,你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可也,回家带女儿那种气话就不要说了。真要那样,我们会真的很失望。


 


我没说我失望,说我们失望,是有道理的。写这篇博客的时候,看了一下新浪高悬的2个网民调查:你最希望听到哪位解说员解说世界杯?是否支持黄健翔按原计划继续解说世界杯剩余比赛?差不多分别有80%的网友给了肯定的回答。据说他的命运要“由球迷做主”,那么这个倾向性意见好象已经出来了。


 


80%的网友一起,等待黄健翔进入决赛。

2006-06-02

世界杯又要开始啦。不过我也忙死啦,很想写点什么就是没时间啊。今天碰巧在网络上发现二篇访问,分别是访问我和SINA的全球资深副总裁陈彤即GOOOOOAL网友的,偷懒一下,抄来且凑个数吧。


奥一体育2006-05-29 10:40:18

 

  王峻涛是中国知名的网民,其网名”老榕”在中国网络社会广为人知。1997年中国队冲击1998年世界杯的时候,老榕一篇大连金州没有眼泪轰动足球界和网络界……

 

  老榕是一种树,生命力特别强,在哪里都能生长,而且永远年轻。

 

  老榕是个侠客,这个侠客最先闻名于世的倒不是他的剑有多快,而是因为他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场合,以网络这种合适的方式,写下了《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这篇文章,合适地发泄中国球迷–这种大众人群共有的情感。

 

  老榕现在已经年过四旬,他还会那么年轻吗?

 

足球之道,在于悬念叠出

 

  奥一体育:您最近在忙些什么,还有时间去体育馆看球吗?

 

  老榕:最近一直在忙公司的事情,但是看球的时间还是挤得出来的,但现在不是每场都看了,挑场次来看,挑一些精彩的比赛来看,欧洲的、国内的都看。一般都是看电视了,时间原因很少去现场看球了。

 

  奥一体育:国内的比赛,你是说中超吗?

 

  老榕:是啊,今年的中超我觉得挺好玩儿的。

 

  奥一体育:挺好玩儿的?

 

  老榕:是啊,我觉得今年中超踢得挺有意思,不象前几年那么闷,很多比赛一猜就知道谁赢谁输。今年的中超起码有悬念了,而有悬念的比赛才是值得期待的比赛。

 

  奥一体育:你是中超哪只队伍的FANS,厦门吗?

 

  老榕:呵呵,我今年是“泛FANS”,而不是哪支球队的。以前是8848队和中远队,当时是他们的FANS,现在的厦门队变化很大,我很不熟悉,让我觉得陌生了。

 

  奥一体育:德国世界杯开幕在即,您现在还有精力和时间来看每一场比赛吗?

 

  老榕:只要不是同时段进行两场比赛,那我肯定都会看的,但如果是两场比赛同时进行我就只能挑一场来看了。四年一场世界杯,不全部看了实在是太可惜了。时间上我也安排好了,从现在到世界杯期间的时间表我已经安排出来了,能提早做的工作我都会提早做完。

 

  奥一体育:德国世界杯你最期待的是哪场比赛?

 

  老榕:这个不好说,前期都是小组赛,比赛的悬念不是很大,要等看完一轮后就知道各个队伍的状态了,所以不能着急。而且如果太期待某场比赛的话,会容易忽略掉黑马和冷门,那也很不划算。

 

  奥一体育:那你觉得这次世界杯哪支队伍可以夺冠?

 

  老榕:虽然我是“法迷”,但我觉得夺冠可能是德国。一方面是法国的实力确实比前几年有很大的下滑,如果想夺冠就要靠运气了;另一方面,这届世界杯是在德国举行的,作为东道主国家,德国会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夺冠有很大希望。而且自韩日世界杯上韩国队竟然都能打进前几名,就知道世界杯的风气了,这有点象国内足球的风气,虽然世界杯到了欧洲,不过这惯性还不知道能不能继续下来,不过最好不要发生。

 

  奥一体育:你认为这次世界杯谁会是最佳射手?

 

  老榕:哎呀这个也不好说,我猜不到是谁。最近几年的年轻人状态上升很快,可能象98年一样难讲。

 

  奥一体育:1998年的苏克就是一个大冷门。

 

  老榕:是啊,谁都没想到苏克会成为最佳射手,这次那么多年轻人涌出,所以本次世界杯的最佳射手很有悬念。

 

  奥一体育:那你觉得今年世界杯的黑马会是哪支球队?

 

  老榕:这个我不猜的,我每年都不猜的。当然了,有黑马最好,要是没有的话比赛会不好看。但是我觉得今年就算有黑马,但能走多远也是个问题,因为前几名球队的实力还是比较稳定的,会不会像1998年克罗地亚那样还很难说。

 

  奥一体育:5年前你的看球“行头”是一个写有“中国必胜!”的红布条、旧报纸、雨衣,相机,望远镜,眼镜布,一本纸巾,几块巧克力,现在又没有增添新的装备呢?

 

  老榕:嗯,让我想想。没有啊,还是这些东西,我的那个包裹容量有限,放了这些基本就没地方了。

 

中国足球,体制缺陷仍在

 

  奥一体育:中国的足球职业联赛已经进行了12个年头,可是中国队只进入了一次世界杯决赛圈且颗粒无收,此次更是连小组赛都没有出线,你觉得原因是什么?

 

  老榕:主要是教练没选好,教练是一个球队的核心,教练不行肯定就踢不好。其实中国队2002年和1998年的两支队伍实力都差不多的,可是为什么米卢就能带中国队进世界杯呢,那是人家米卢专业。或许其他方面的因素也有,但主要还是教练。

 

  中国队向来最差的就是心理素质,而米卢就是个心理大师,他摆正了球队的心态。其实一个教练在短短时间内不可能大幅度提高一支队伍的技战术水平的,来不及,也不切实际。中国队只要心理素质过关,每个球员都发挥出自己的水平来,配合好,那么实战上就会好很多。

 

  奥一体育:很多人认为2002年世界杯中国队能进决赛圈是靠运气,你是怎么想的?

 

  老榕:2002年那次不是运气,如果是运气的话那我们就应该从外围赛到十强赛都是磕磕碰碰的,但是没有啊,我们一直打得很顺利,所以还是有实力的。

 

  奥一体育:中国队的历届本土及外籍教练,你觉得哪个对中国队的影响最大?

 

  老榕:当然是米卢了,正面影响最大的是米卢,负面影响最大的是戚务生。

 

  奥一体育:为什么说戚务生负面影响最大呢?

 

  老榕:1997年中国队在他的手里打得最没志气,踢得也差,他还有很多话都被球迷们“传诵”至今啊,那都是经典语录呢,什么“保平争胜”,那么重要的一场比赛,输了就没希望了他还“保平争胜”,他想什么呢?这么没志气还当什么教练?

 

    还有,比赛输了以后,记者问他会不会为本场比赛输球负责,你知道他怎么说?他说:我是个国家干部,我会负我应负的责任。球输了是因为我们队伍的定位不对,中国队就是个亚洲二流球队,去争什么世界杯啊,不应该去打世界杯的。这话太没志气了!
 
  奥一体育:那你认为中国队是不是亚洲二流球队呢?

 

  老榕:这可不一定,如果是二流怎么可能2002年冲进决赛圈?中国队好好踢是亚洲一流,状态差了就是二流,属于介于一流和二流之间的球队吧。

 

  奥一体育:那你觉得中国足球最需要的是什么?

 

  老榕:我觉得最需要的还是好的心态,米卢就给我们带来了这种心态:为快乐而踢球。其实我觉得不管踢得好不好,只要要把态度摆正了就行了。

 

  奥一体育:评论一下现任中国足协领导的执政思路,你觉得他们怎么样?

 

  老榕:现任啊,比起过去总体还是好一点的,但是思路的本质是没有变的。用我的话来说就是用计划经济的思路来管市场经济的事情,这样永远都有问题。你看看欧洲的足球协会都管些什么,中国的足协又在管些什么?你到欧洲足协里找个“国家干部”给我看看?一个都没有!协会协会,那是民间组织,不是政府机构。只要这种体制没有变的话就没办法。我们现在是比赛市场化了,管理体制还是计划经济的思路。

 

  奥一体育:如果让你执教中国队呢,你觉得会是什么样?

 

  老榕:不行,我可不行。教练是要专业的、职业的,如果我是国家队主教练,我第一件事就是辞职。

 

  其实教练和球员有很大不同的,这就好比电影里的导演和演员,一个好的导演不一定非要是个好的演员,他只要能够把演员的能力和情绪调动起来,知道谁和谁配戏最好就可以了,至于演员的演技已经是那样了,难道要重新培训吗?所以,教练和球员完全就是两回事。

 

 三届杯赛,尝尽酸甜苦辣

 

  奥一体育:你印象最深刻的、情有独钟的是哪一届世界杯,为什么?

  老榕:印象深刻的有很多啊……

 

  奥一体育:你和朋友聊天谈论最多的是哪届世界杯?

 

  老榕:和朋友聊天中谈到最多的是1998年的世界杯。看1998年世界杯不一样啊,1998年有互联网了,我们可以一边看球一边在网上聊天,跟大家一起侃球。以前也就是身边那几个朋友能侃侃这些,有了互联网就可以和成千上万的朋友们一起交流,那种感觉特别好。

 

  再聊得多的就是马拉多纳“上帝之手”的那届了,那届的比赛我也都看了。回想起来,觉得非常有意思,很有戏剧性。最戏剧性的是尽管有了上帝之手,这比赛结果还是与球队的实力匹配的,这个就与02年世界杯有很大不同。

 

  奥一体育:1998年世界杯你在网上做了《98世界杯网上侃球》的专栏,能否回忆一下当时的情景?

 

  老榕:1998年的时候新浪就有了专门谈体育的竞技风暴了,我是在1997年的时候在BBS上跟他们熟悉的。

 

  奥一:噢,对,新浪的前身就是您发表《大连金州没有眼泪》的四通利方。

 

  老榕:没错,我就是在这个时候跟他们熟悉起来的,然后他们就邀请我来写专栏了。

 

  奥一体育:那您当时写专栏的时候是处于什么状态呢?

 

  老榕:写稿的状态就和朋友聊天的状态是一样的,不过这样是跟很多人聊。

 

  奥一体育:1998年世界杯除了你的金州之行和专栏文章,还给你留下了什么?

 

  老榕:那届的球赛也最好看,那届是法国队状态最好的一次,所以就很好看。

 

  奥一体育:您那个时候就是“法迷”啦?您是什么时候成的“法迷”呢?

 

  老榕:我很早就是法国的FANS了,追溯起来1994年?1990年?不太记得清了,总之是很久了。我喜欢法国队是因为法国的球赛都挺好看,我把足球分为两种,一种是胜算较大但是过程难看,德国队是典型,我不喜欢这样的球队;一种是象法国队和南美的球队那样,无论输赢都会把过程踢得很好看,我就喜欢这样的队伍。

 

  奥一体育:我阅读了你1998年世界杯专栏的所有文章,发现你对网络加入到世界杯非常兴奋,你觉得网络对报纸的冲击你觉得是怎样一种态势,会不会完全取代报纸?

 

  老榕:我当然兴奋了,我本身就是个网络人,能把足球和网络结合起来我自然很开心。而且 1998年的时候,中国的互联网并不是很普及,可以借这个机会多介绍一些网络知识给大众,事实证明这个做法是对的。可以这样说,1998年的球迷对中国的互联网发展产生了重要的作用。网络对报纸的冲击,完全取代是不会的,我觉得它们是互补的关系。

 

  奥一体育:从你发表《大连金州没有眼泪》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9年了,算上今年夏季的德国世界杯,这9年你经历了3届世界杯,足球给你带来的酸甜苦辣你都已尝尽,能不能给你这9年的看球生涯作个小结呢?

 

  老榕:小结就是我前面说的看球的乐趣在于过程,踢得好看就行。我也希望足球与互联网的关系能一直延续下去,因为看球是个群体性的活动,有时自己在家看球的时候就很想找人聊聊,互联网就是这样一个工具。你前面问我网络会不会取代报纸,我觉得网络和报纸是两码事,网络在于可以实时交流,报纸就是提供信息、观点和背景资料,优势各有不同。

 

  奥一体育:对你来说,足球是什么?你怎么理解足球?

 

  老榕:足球就是娱乐,是我们欣赏的对象,但它不是生活的全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球迷就是业余的球迷,职业球迷就不是真球迷了。

 

  奥一体育:那你判断是不是球迷的标准是什么?

 

  老榕:标准就是喜不喜欢看球,球迷不一定非要很懂,不一定非要知道球员的名字还有资料,如果什么都知道,那就可以去报纸做编辑了。

 

  奥一体育:你觉得中国球迷如何?

 

  老榕:中国球迷有时候欣赏的成分少了,参与的成分多了,太过投入了,这样对球队的压力大,自己看球也难过,我想这就是中国球迷和其他球迷最大的区别了。


2006年05月21日09:47 南方新闻网

 

  记者:1998年戚务生带领的球队再次败于主场,中国第六次与世界杯无缘时,网友纷纷发帖倾泻心情。有一个至今著名的帖《大连金州没有眼泪》,是谁最先发现这个帖的?预想到这个帖的作用没有?

 

陈彤:最先发现的……肯定不是我啊,应该是李崇波吧,现在是我们的总工程师,他最先发现这个帖子特别火,超过了通常帖子的几十倍,他就把帖子放到我们帖子的最上头了。后来帖子就迅速地传遍了整个中文互联网的世界,并且很快被传统媒体转载,南方周末也做了一个整版的报道,直接促成了我们筹建体育频道的计划,我个人的名字也第一次在报纸上出现。其实没有这个帖子我们也会诞生,但是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当时真的没有预想到这个帖子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