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11-25



我这人,结交的人还真是五花八门,做什么的都有点。然后我这人还一直有点“帮亲不帮理”的名声,尤其在非业务领域。


 


黄健翔当然是我最喜爱的足球评论员了,而且算认识吧。而阿飞(就是今天突然成为阿黄愤怒战斗的对象的女记者),如果不是很熟悉的话,也起码算很认识的。大周末的看他们开打,我实在忍不住要说几句。不过,这次虽然二边都是“亲”,我就不拉架了,嘿嘿。这一次,我一如既往:


 


旗帜鲜明地挺黄健翔。


 


“当然关于黄健翔,从不少人的嘴里可以得知,他自负,偏执,完全以自我为中心,斤斤计较,事不关己则高高挂起,很难和周遭人相处良好。”


 


看到这里我是有点生气。阿飞不应该这么写,作为记者。记得很多记者说过、你自己也说过,要报道,要“中介”,不要观点,不要评论。何况这样评论一个人。虽然事后你解释这个是引用别人的话,可是在发表出来的文章里面看,这显然是一个评价、评论。用人物访问的名义对人物做社会、人格评价,这不应该是记者干的事情。


 


而且这个评论,我看肯定不符合事实。


 


对了,我不止挺黄,也挺一切敢于冲破体制自己靠自己吃饭,自己要实现自己价值的人。包括摇滚歌手,不在报社拿工资和出差补贴的自由赚稿人,业余作家,艺人,民营企业家,非CCTV纪律约束的电视人,…包括黄健翔。


 


当然,阿黄可能有个缺点,就是略有一点点大男人主义,这估计是和一向比较女权的阿飞MM谈不投机的根源吧,嘿嘿。这句纯粹八卦,只供参考,说错了我先向二位预先道歉。


 


我认识阿飞MM的时候,她正在为她的学生摇滚乐团而投入。记得她和我说过,很想见见大佑。不久后有一天和大佑喝酒,突然想起来了,用短信把她招来,她真的很激动很激动。我能理解,一个喜欢摇滚、致力原创摇滚的北大女学士、清华女硕士,对偶像大佑的那种心情。所以,你应该也会理解我们球迷对黄健翔的心情。


 


希望健翔:健步走自己的路,然后飞得更高!如果真的需要一群“健翔”迷,我们就是了。


 


和80%的网友一起等待黄健翔


 


阿根廷,黄健翔,象男人那样去战斗!

2006-11-03

我听到,中移动王建宙明确要求:大力推动移动商务类业务发展。他是在听取了某地移动的工作汇报时明确表态的。他对当地移动在手机支付的研发应用方面所作的积极探索表示肯定。他明确指出,手机支付业务有潜在的巨大市场,既能改变人们的消费方式,也能成为公司新的增长点,集团公司对此非常重视。他说,目前,无线数据业务娱乐类占有很大的比重,应该通过开发新的应用,大力推动移动商务类业务的发展,手机支付就是一项很好的应用。他强调,虽然手机支付在国外已经有了应用,我们也可以借鉴一些经验,但手机支付业务的开发更要强调立足实际,有所创新。


 


特别抢鲜告诉大家上列信息,与关注移动商务和6688的www.e159.com业务的朋友分享,并备忘。根据记录整理,供参考。

2006-11-01

小儿子过几天三岁了。一个月前,他有点拉肚子。由于我其实一直在急症上比较相信西医,根据西医科学的灌输,很知道小儿腹泻的各种可能的厉害,所以,上午起来一听说儿子腹泻,二话不说就拒绝了阿姨关于各种土方法的介绍,直接奔XX医院而去。


虽然是国庆长假,可是XX医院特别门诊照例是继续24小时工作,到了以后一通化验是免不了的。血常规白血球高,粪便无痢疾等细菌检出,没发烧。我便在心里琢磨:白血球高,证明有细菌,抗菌素若干。拉肚子症状明显,对小儿,无非当然是者名的法国ISPEN的思密达小儿急性腹泻药,最多再来点嗜酸乳杆菌,其中当然首选加拿大老牌肠胃药专家AXCAN的者名的Lacteol。没有痢疾,不用抗痢疾药。第一天,显然没有严重的脱水症状(化验结果也说明这点)。


果然,我想的全中。三种药拿到以后,大夫说,我叮嘱你一下…..我说X教授,我先说?(我们熟悉了啦,儿子没出生的时候就在他们那里看的,嘿嘿)抗菌素先吃,一个小时后吃另外二种(废话,嗜酸乳杆菌也是细菌,抗菌素可不认识你什么好细菌坏细菌的,一律格杀,这个我知道);只能吃三天,第四天好不好都来再看你—其实是让你隔壁的仪器再看看,是吧?她大笑说,你走吧走吧。


出门的时候我松了口气,仪器告诉我们,这是一次常见的拉肚子而已。


可是,没到第四天,第三天,我们就赶紧去见她。


长话短说。回来让他吃了药,我就塌实睡觉去了,次日起来问阿姨:怎么样,不拉了吧?阿姨说,一样拉。我就咯噔一下。


西药之对症性强是个特点。据说比如感冒,其实没药治(感冒病毒是没有特效西药的,信不信由你。也许板蓝根还靠谱点,虽然我一直不大信),可是西药有一些可以立即减轻咳嗽、喷嚏、浑身疼、发烧之类讨厌症状的药,还有就是西医会建议你去买点OTC的VC泡腾片之类,对症状很有效。5-7天后依靠自己的抗体,一般感冒就好了。实在好不了那就等着什么肺炎啊心肌炎的来吧,那没招。真的,感冒叫西医说起来,听说就是这样。


扯回来。既然症状都没缓解,我心里就很觉得不大对头,可是怎么说也才是第二天,观察吧。这天我很晚睡,然后醒来N次。转眼到第三天,出来进去的觉得不对劲,总之症状肯定是没有缓解,而且儿子开始什么也不吃甚至对喝水也很讨厌。我也不等了,直接再去医院。


这次我想,要不先换一家看看?就来到也很者名的XX研究所的儿童医院。


照例先是一通化验。不过这次化验结果一出来,我可结实吓得不跳—楞住了。还好我怎么也是个爸爸,就是家里拿主意那个人,楞了没一会,没经过家里平时首长的同意,夺过化验单就勒令LP阿姨带上孩子一干人等夺路奔回前面说过的XX医院。一路走一路想,那什么研究所啊,刚才做血常规还用显微镜用眼睛数,那么小的细胞数得明白才见鬼了,俺们老家XX医院那一起不是拜耳就是HP,我还是回去让他们先看看!


(有网友张医生看到这里说:用显微镜数血细胞没有什么不好的.。缺点是慢–但你又不管.优点是如果样品准备过程中出现什么误差,在镜下能分辨出来。国内用的血液仪应该是日本sysmex系列的,优点是快,也号称更精确–但是它所提供的精确度至少对于你这种情况没什么用处.相反,样品准备(比如凝血)和仪器本身都有可能带来一些意外。–这个我知道,不过,信任是个很古怪的东西。BTW,那研究所其实取了二次血,第二次有个老先生监督着全过程,我认识他,是血液科主任。他说,你先别急,采样和凝血过程影响很大,再来一次是为了确认一下,我也看着他们操作,保证没问题。不过,二次结果更恐怖。所以我很不礼貌的立即跑了,后来打过电话道歉不提。钱没欠人家,因为是事先就刷卡了。)


到了XX医院,护士MM以为是第一个冲进来的我病了,上来就要把我放倒—我的样子肯定确实象即将中风的那种。我说不是我不是我,你们赶紧赶紧,别废话,先给我儿子验血,手续我这里和你办着,晚一分钟我和你没完。


事实证明,前面的化验结果,那些数据基本是对的。立即住院没的说。仗着他们和我熟悉,可能怕我跑了,几个男护士呼啦就上来了,一些人拥着我LP阿姨孩子去病房,一个大汉护士押着我去办手续。一堆东西填完,被吓得有点变态的我,记得还开了句玩笑:糟糕,没带钱。没想到他们说,没关系,我们认识您,明天来交一样。晕。当然还是掏了卡。


当我飞奔进病房,要出一系列陆续出来的化验结果看的时候,一阵阵发晕。反正也不知道怎么整的,一贯认为是病菌指标的白细胞指数上升,我那一刻真怀疑前面的抗菌素突然变成白细胞生长素了,我靠。此外,电解质指标是乱七八糟,血、尿化验结果是七上八下。几个小时后,我看医生忙差不多了去问,说,嘿,你们忙半天了,这到底什么病这个?给我一电脑打印通知书,上面列了3-4个病的名称,不过后面都带个?号,意思是都有可能,都不确定。要不是旁边有护士MM可怜无助地看着我,我当场可能就和Y的急了:


你们干什么吃的你们,折腾半天,拉过来拉过去的仪器什么的可以整个IDC了,什么毛病还没搞清楚?不就是拉肚子吗?


住院了10来天。其中我带着现在打字的这个电脑,紧急叫老同事配了CDMA网卡送来,几乎没有离开医院,每次化验我都坚决要求医生给我完整的化验单,我坐那里一个一个BIADU或者GOOGLE,每次用药或者要往我儿子身上灌输什么,一定先要来看清楚了BAIDU或者 GOOGLE一番再说,即使护士MM偷偷说医生怕了我了,要不一起出去吃点什么你放松一下,也决不退让。


当然,其实是一直不得要领。虽然据说格鲁夫先生是靠GOOGLE自己把自己治疗好的,看来我没戏。连住院大夫都没戏,我每天看到他N次打电话向X教授请示:这个指标这样了,那个指标那样了,怎么办。我忍不住问她,你不是主任医生吗,有这么精确的指标,比如一个单位里面有几个什么颜色的细胞你都知道了,你干吗还要这么问啊。她很诚实地告诉我:您孩子的主治医生老师更有经验。


经验!


情急的时候,我甚至跑去找边医生。我说,我儿子您接生的,估计您比较了解,我看他们儿科的老师们,怎么好象不大靠谱啊,不象您那会说那天就那天的,要不您也看看去?她老人家还真来了,然后说,我是产科不是儿科哈,这个我也没经验(!),不过,我的同事肯定一样靠谱,因为他们经验(!)丰富,我们这里还有这么好的设施,你就放心吧。


当然最后有惊无险,顺利出院。指标一一恢复正常。一周后复查,长长的化验单全部正常,只除了一个参数,它表示某个单位里面,比正常的数值多了一个某种细胞。(我有BAIDU,GOOGLE,所以我门清!)X教授沉吟半天,问我:介意吃点中药吗?


我说,我不知道什么叫中药西药。我只知道医生处方的都叫药。


她说,好吧,那么我建议您给孩子吃这个(一种中药)。可能帮助他恢复得更好。我说您就处方吧。结果最后,儿子在接受了N天的西药以后,终于开始享用中药。回来后我照例GOOLE了一下,发现没多少它的资料。仔细研究药的说明书,发现了有趣的描述:适用于XX炎(典型的西医临床术语哈,因为它涉及的一种器官,中医理论里面实际是根本没有的),血热征候者(这可是典型的中医术语哈!)。感情,这药,不是中西医结合的高手,根本不可能开出来嘿嘿。西医知道什么叫“血热”啊。中医则压根没有XX炎一说。


前面提到的张医生或者张博士看到这里说:我看医生是怕了你了,知道如果不给你布置一点家庭作业,你心里的舔犊之情是没办法抒发的。不过用中药敷衍你是什么了一点-可能你也是太烦了,什么都问,不懂还尽搀和.医生们都脾气大着呢,人不吃你那一套。前几天才看到,连板蓝根都有毒副作用.所以你还是谨慎一点吧。


首先我要说,那中药可能是有点敷衍,配伍是什么当归黄芩之类,那就是我们家厨房常备的调料。福建人都知道,我们平时褒汤都少不了这些。我从小吃到大了也没怎么着,所以这个我虽然觉得可能是敷衍,却也不怎么太介意,一边吃一边观察好了。板蓝根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反正我感冒一般还是找西医,更不会随便给孩子吃。医生,以及所有专业人士脾气大,这个我知道,我自己脾气上来也不小,不过着不妨碍我判断她是不是有经验,或者说,是不是起码态度比较靠谱。BTW,那药相对很便宜,基本是挂号费的1/20,所以我也有理由相信那大夫不是“卖药的”,逻辑上说,没那必要了吧?


太太比较感性,走之前使劲反复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孩子为什么会那样,到底那细菌是怎么来的?以后怎么预防?


我虽然觉得这是一个自然、合理而且菜鸟的问题,可是我也明显感到了X教授的尴尬。我解围说,太座,我们人类现在有二个东西其实基本没整明白,一是很大的东西,比如天上的任何一颗星星;还有就是最小的东西,比如用显微镜看起来都费劲的细菌。它们怎么来,为什么来,以后到那里去,为什么到那里去,真的没有人知道。


既然有那么多不知道,为什么要断定你也许根本不知道、可是显然在很多时候有效的东西就是不科学?那些优良的仪器和精密的分析,加上经过最西化教育的学者解读,不是照样不知道很多东西,比如我太太那最简单问题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