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01-31

主持人:2003年开始以个人投资者的身份创造了6688。


王峻涛:个人投资?这个不大对。6688的初创投资里面,既有创业者团队,也有纯粹的投资人。很有趣的是,这些投资人还是8848第一拨里面的投资人。那时候他们就说,以后你要干什么我还投。现在,两三年打基础的时间已经过来了,从今年开始,整个业务会比较快速的成长,所以前不久我们又融了一些资。


说到融资,有时候最关键、最有意思的地方,不是融了多少钱,而是有没有本事正好在你需要的时候,正好以你期望中的公司价值,融到你正好需要的钱。融得多了要多让股份,融得少了不够用。达到这个程度确实有点难。对于中国创业者来说,一般不吃几次亏是达不到这种境界的。(笑)没有这个功底的人请勿模仿,不然耽误几个月公司死了就麻烦了。


主持人:6688是你在8848的公司理念很多想法的再延续是吗?


王峻涛:对。回顾前面的话题,你会发现有两个关键词,第一是“五年”,第二是“一步一步走”。6688这一步,确实和我们的上几步都有很大的关联。


从8848出来以后,我们的团队做过一个时间不长、但是意义很大的项目,就是为西单百货商场建立了完整的电子商务系统,还教会了他们运营。这个网站,现在还有几十人,运作得挺不错。就在这个项目基本要结束的时候,2003年的某一天,我们几个老同事,坐在一起讨论说,这样帮一个传统企业建设、运营完整的电子商务系统,应该是我们事业很好的下一步。


我们想,自己这伙人既然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帮一个过去IT基础比较差的国企、一个历史非常悠久的百货公司,建立了从物流配送、网站运营、内部管理,一直到客户服务的全套系统,那么,不如干脆把做这类事情变成一种商业模式,建立企业来做这种事情:能够帮助所有愿意成为“西单商场”的传统企业,让所有的企业都可以拥有一个“8848”。大家都觉得很好。前面那么多步走来,再往前走一步就可以了。


现在,我们6688的核心业务,就是为专业的商人、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以及各地的企业群,提供完整的电子商务解决方案和运营管理服务。现在,我们做得很有意思。大家都坚信,这块市场才是电子商务的真正主战场。


现在一说电子商务,就是大学生业余在网上卖东西。这种行为,其实从来就不可能是经济生活、商业活动的主流,无论在网络还是地面。


主持人:国内的互联网已经深入人心了。6688的商业运作模式和阿里巴巴相比有什么不一样呢?


王峻涛:我们和阿里巴巴的差别很明显。它是做专业的B2B。在阿里巴巴的模式里,没有“消费者”,我们有。和淘宝看起来虽然有点–它里面有消费者,可它是一个C2C,个人对个人的服务,又没有“企业”。个人和个人的交易,与职业的商人、企业,通俗说专门的卖家,把东西卖给消费者的行为模式,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


有些人说C2C可以过渡到B2C,那就象在说潘家园可以过渡成为友谊商店,秀水街可以变成纽约第五大道。当然这两件事儿各自都是商业模式:秀水街是很好的商业模式,纽约第五大道也是。可是要把两个事情放在一起,根本谁也做不成。这个道理我想不需要多说,把它打通是不可能的,因为客户心理和需求完全不一样。


6688基本不欢迎“个人卖家”,因为我们觉得,做生意是很严肃的事儿,无论是从法律还是从商业规则来说,都是这样。一个人80%时间在上课,20%的时间在宿舍卖东西获利,这样的方式我觉得不可能成为主流。更严重的是,这种业余的商业行为,可能会给我们服务的客户,那些企业,带来困扰。我们在为中国的企业设计完整的“电子商务服务”模式。具体来说,可能会给你一套完整的电子商城系统,加上一套完整的运营商后台管理系统,一个服务支持系统,等等。一个专业的商人或者一个企业在网络上做生意,和个人在网络上卖几本书什么的,需求是完全不一样的。他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要报税、对帐、维持客户关系、传播品牌形象等等,所以他实际上还需要一个我们叫“运营商管理系统”的服务。


我也注意到,电子商务本身,也从前几年的B2B、B2C、C2C这些容易“看得见”的表面热点,向经济主流更深的层面拓展。换句话通俗点说,过去的电子商务是在一个一个用户那里热,星星之火。现在变了。比如我们现在的客户,有国内最主流的IT企业,有移动、电信这样的通讯运营商,有庞大的跨国连锁百货,有容纳近万商户的地面MALL……我们不仅为一个一个的企业服务,也为这些客户服务,和他们一起,为一群一群的企业服务。我们不仅提供软件、网络服务,还会直接帮你运营、帮你管理。


顺便说一下,你可以想象,我们和上列这些客户一起推的电子商务,用C2C模式就显然不适合。这些专业的企业最怕的就是诚信受到损害。如果他的空间里,也象一些C2C平台上经常发生的那样,整天有消费者说我给了钱可是东西不知道哪儿去了,或者我要买红色的什么东西拿到手是黑色的,甚至干脆卖东西的单位根本就是假的,那么什么也别扯了,人家一听到这样的事儿就头大了。


主持人:6688是让一些没有西单商场的实力,也没有连邦的成熟的后台这样一些企业享受一套完整的电子商务系统、电子商务的解决方案。电子商务究竟应该怎么发展?


王峻涛:可以这样说。这是目前我们在做的。前两年主要是在技术的基础层面,现在开始进入市场。去年开始,各种的客户已经让我们觉得有点忙不过来了,所以今年准备加快点发展。刚才你还有一个问题是关于电子商务是什么。我认为,其实最好的电子商务是看不到的,但是能感受到。也许你只感到定单多起来了,定单的处理顺溜了,也许你能感觉到某个卖飞机票的企业卖得越来越专业,某个电信运营商服务得越来越好,你过去天天去吃饭他不认识你的某家餐厅,现在突然认识你了,甚至可能会主动向你介绍正好对你口味的菜…..


主持人:你在那么早的时候就开始从事电子商务这个领域,十年的时间一直在这个领域里经营,你可不可以对这个领域作一些评点,比如你所看到的电子商务这十年来有一个什么样的发展轨迹或者趋势。包括像最开始你做B to C模式或者后来的B to B、C to C。


王峻涛:有一个趋势很明显:从表面化、能看见的电子商务–在网上卖东西之类,慢慢往经济生活主流、商务活动核心延伸。我觉得未来最大、最主流的电子商务事业,很可能就是我刚才说的那种慢慢变得看不见了,可是你会感受到的服务。我们看不到空气,可一定会感受到它,将来的电子商务一定会是这样。


 

主持人:刚才从你的话里我又听到两个数字:那时是从零到一,现在是从一到十,我看你的创业也和数字有关系。最早创立的是8848,现在是6688,不知道6688是什么含义?你学计算机的,是不是经常和0、1打交道?


王峻涛:我小时候学数字学的挺不错的,后来我学习的计算机专业,确实天天和数字发生关系。可是8848和6688这两个网站叫数字没有别的太特殊的考虑。那时我想的是,将来有一天所有人都要用互联网,到那时候你要跟所有人解释某些字母的含义,要让所有人去记忆和我们汉字相距甚远的某些字母,可能会是一个障碍。而数字0-9,是在全世界所有文字里面,是根本不需要翻译的10个符号,应该很容易记住。8848是数字,6688也是数字,用这两个数字其实没什么太特殊的原因。好记。8848是当时珠穆朗玛峰的高度。6688更好记了:作为一个电子商务网站,主要是面对商人和消费者,由于我们国家传统文化的关系, 6688这四个数字可能对他们是又吉利又好记。


主持人:主要是为了做生意的方便,为了给商户一种比较好的印象。那么我们看您的创业历史的时候,比如说你最早是在一个科研机构里面做工程师,是访问学者。后来就做了连邦,后来又创建了8848,一直到现在的6688。在各个阶段,你都是是最早的,从99年开始进入互联网的应用和创业的阶段,如果让你现在和网友们回忆一下你的创业历史,你觉得每个阶段在您的人生中都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影响或者说最深刻的一些体验呢?


王峻涛: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整个创业的过程,对于我来说其实没有那么多的“阶段”。对于我来说,整个创业过程只有两个阶段:进入互联网领域之前,以及进入互联网领域之后。


我的创业,应该是从91年左右开始的。当然那个时候创办的企业和互联网没有太直接的关系。那时我从原先的科研单位下海。90年代初,有一个术语“下海”,意思大概是说,从一个国有企业出来,完全靠自己来创业。这和老一代的创业者那种“国有民营”的创业方式很不一样。当时,我们主要做的是IT服务。90年代初,中小企业的IT应用水平比现在还要差。我想说,他们现在的应用水平还是很差,但是那个时候比现在还要差!那时甚至要从协助我们的客户买电脑开始。先培训他们使用电脑,然后进一步的帮企业建立一些和他们的经营和企业的管理运营有关系的IT服务项目。我们那时候做得很顺利。


95年左右出现了连邦软件全国销售组织。这企业的创始人,我做IT服务的时候就很熟悉。所以他们一创立这个企业,我就马上加入,因为我觉得他们这个模式很有意思。那等于是把IT服务从零零星星的点组成了一个全国的组织。当时我们最爱说的话是:可算找到组织了!连锁的方式我也觉得很有意思。1995年的时候,整个连锁商业在我们国家都还是刚刚启蒙探索的阶段。我怎么老喜欢赶上启蒙的事业,这个也不是巧合,嘿嘿。


后来发生了件非常有趣的事儿。95年我们福建加入,大概是成为连邦的第12家加盟实体。我记得好象两年后,全国连邦销售连锁组织的成员就到了三四百家,。可是,福建联邦居然连续好几年销售收入都排在第一名。开始我们很纳闷。后来和大家一交流,我们自己后来也慢慢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规律:如何组织IT服务业,如何让看起来只是销售软件产品这么样一个很普通的事儿,变成一种能够长期延续发展的、能为尽量多的中小企业和个人消费者喜欢的服务。我们福建连邦当然还在,当然是交给了别人在继续经营,这个企业现在在那边还是很有名的,而且销售的还一直挺不错。回头屈指算来已经十几年了,从1991年到现在2007年已经十五六年了。


截至到这里,可以说是我们创业的第一个阶段。


主持人:非互联网阶段,网前阶段。


王峻涛:对。非常有意思的是,1998年的时候,我已经作为一个业余网民在互联网上玩了好几年。我那个据说是中国互联网上最有名的帖子,写于1997年11月2日。到1998年的时候,距离发这篇帖子的时间已经过了一年多。


那时候我突然想:全国的连邦软件,加一起有480多家,分布在三四百个城市,而互联网慢慢的好象有机会在我们国家普及了。那时候也只敢是说有机会,因为上网人数确实太少,上网也很贵。不过我想,整个连邦连锁组织,要是拿一张中国地图来看的话,它就是一个网络。三四百个各地的连锁店,这些连锁店里面很多业务是和总部发生的,怎么看怎么觉得它本身就确实是一个网络。我就说,如果有机会把这些商务活动,至少把其中的一部分,搬到网络上来做,可能会是个有趣的尝试。


我在98年10月正式向连邦的总部提出我这个建议。我还记得,大家专门为这个事情开了一次会议。我印象很深,我自己管那个会议叫连邦的海南岛会议。确实是在海南岛召开的。它简直就象个“遵义会议”!


他们也觉得这个事情很有道理,就问:要做这个事情的话,你要不要来北京?那时候我没有办法马上做决定。因为那个时候我在福州自己有自己经营很好的企业,规模也不小了。从钱的方面看,那时候那个企业一年能赚很多的钱。不过我当然还是很愿意做这个开天辟地的事业。可是把这么样一个企业交给别人来管理,还是需要有一个过程的。不过我既然下定决心要做了,也把这个过程压缩的比较短。我记得,98年10月份做的决定,2个月后,99年1月4日,元旦假期后的第一天我就来了。两个月的时间,就把那边一大摊子的事情交给了公司的同事。


一到北京当天下午就开会,成立了连邦公司电子商务事业部,马上就定下来联邦电子商务事业部的网站名字:8848。8848也就是这么来的。


主持人:你在做联邦的时候就能在全国300多家连锁加盟店做到第一家,其实是很显露出你商人的天赋和企业家的才干。


王峻涛:商人的天赋和企业家的才干这个不大好让我表态,如果我说是,好象不太谦虚。我觉得天赋和才干这个词有点过了。不过我喜欢做商人,喜欢经营企业,特别喜欢尝试开创具有启蒙使命的企业,这是倒真的。


主持人:很让我震惊的是:那么成功,企业经营的很有前景,也看到了发展壮大的希望的时候,然后在两个月时间里把它完全委托给别人,然后自己抽身到北京来做一个全新的事业,而这个事业是你前所未有的新的尝试,而且不知道胜负,不知道成败。


王峻涛:是。当时我们的企业同事没有不震惊的。我当时安慰他们说,我去帮一下总部,过半年就回来。


主持人: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让你看好你一定做这件事情,这件事情更有意义,是什么让你有激情接受这个挑战呢?


王峻涛:我觉得吧,在中国,要想创业,光有激情肯定是不够的。要稳健,同时有激情。一定要把这两者结合好。激情这部分我不多说了,前面已经讲的很多了。当时会有那种激情,回想起来,跟我们前面花了十年很稳健地在IT服务业做了差不多十年,做地很深、很扎实,有很大的关系。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前提,所以我们可能比其他的人略早一些看到:互联网如果和这些中小企业的IT服务业结合,整个产业会完全变个样子。这不是拍脑袋想的,也不是别人说这个好我们才做的。那时候,我们唯一的一点跟别人不一样的是:我们可能与无数同行一样,都在做IT服务;而我本人和无数网友一样,喜欢在互联网上玩。可是碰巧的,又喜欢在互联网上玩,而且IT服务业又做的时间比较长的人,这种人也许当时比较少。我碰巧了算是一个。


当然更重要的是,那时候有跟我一样有这种想法的人,确实不我一个。至少,那时候整个连邦的决策层也都同意了同样的想法。


8848开始做的时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儿,我后来一直开玩笑说,很好玩。我们从99年的1月份开始做,8月份它独立出来,成为叫珠穆朗玛电子商务网络服务有限公司,这个名字现在听起来很怪。不过,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却有一个著名的有趣故事。当时跑去注册名称,我说要注册珠穆朗玛电子商务公司,工商局就不批,说没有这个行业。那时确实没有电子商务行业。我们就问工商局,和这个行业最像的是什么行业。花了一个下午,工商局的人说这个看起来像网络服务,就叫网络服务?行政副总打电话问我,叫网络服务公司行不行,我说那不行!实在不成,就叫电子商务网络服务公司。工商局说电子商务网络服务到底是哪个行业啊?我说公司名称就叫珠穆朗玛电子商务,行业叫网络服务,为什么不行啊?他一想倒也是,所以这个名称就拿下来了。


从99年1月到99年8月,8848是连邦软件全国销售连锁组织的电子商务事业部。我们的事业部那是内部独立核算的。我到现在很清楚的记得,8848从连邦公司分出来的时候,财务出了一份很正式的结算报表。结果表明,我们8个月来,收回所有的成本,我们还赚了好几千块钱。所有成本包括:人员工资、宣传费用,分摊的房租、水电,服务器托管费等等。那时候托管服务器比现在贵得多啊,一个月的托管费可能是好几个人的工资。


我自己平时没事儿不会老去想这些事儿。和你今天这一聊,我确实发现些挺有趣的规律。


第一,我们走的每一步都是因为走了上一步,而且上一步还踩得比较深、比较扎实。比如说,如果不是走好了自己早期的IT服务业这第一步,就不会迈出加入连邦的一步。而如果没有加入连邦的这一步,也不会有8848。一步一步走,只走不跳,这是第一个特点。


第二个特点也很有趣,看起来是巧合:每一步走好都用了5年。91年在IT服务业创业,到95年底加入连邦,差不多是5年。然后,差不多又正好到了第5个年头,99年,开始做8848。之后的第5个年头是2003年,我们创立现在的6688。这么看起来,也许一个企业走好创业的第一步,真的至少需要五年,这个先叫“5年定律”吧。按照这个定律,也许可以预计:6688从创立到现在三年多一些,再过两年,应该就会是我们现在期望中的样子。


同时,按照这个定律,可以解释刚才网友的一个问题:8848为什么没做好。最大的原因,我看就是我的这个“五年节奏感”被种种因素彻底打乱了。因素还挺复杂的。8848最愉快的阶段是99年8月之前,此后,它从连邦公司剥离出来成为一个独立公司,就开始有一点不一样了。99年1月创立8848的时候,连邦的控制权还在它的创始团队手里。和现在不一样,大家都是一起做过十年事情的人。


主持人:一起打江山的弟兄,互相的信任与默契是无法替代的。


王峻涛:很对,而且一直做的是同样的行业,互相都很了解。那些人连脾气都跟我很象:都很耐心,愿意只为了一件有意思的事儿,专心做它十年、八年都没关系。


主持人:后来有什么样的变故呢?


王峻涛:后来连邦本身也经历了一次资本面的调整,他们慢慢的就失去了对连邦公司本身的控制权。8848从连邦分出来的主要原因是风险投资人看中了 8848。我到连邦的时候,完全是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去的,在连邦总部一直没有股份。福建连邦我是全资,但是北京联邦我并没有股份。8848拆分出来成立独立公司的时候,我得到了一部分股份,不过,是小股东。当时,连邦是8848的大股东。当时我不觉得这会有什么问题,因为他们是有那么多年默契的战友,在一起花了八九个月的时间把8848这件事情做的也很不错。


但是后来,他们慢慢的就被稀释掉了,投资的人越来越多,多了就杂了。1999年到2000年那个阶段,中国第一代风险投资人当中,其实不少是那种半专业的风险投资人,他们很急。不大有人愿意听一步要走五年的故事,最好你五个月后就能怎么样。所以那时给8848定了一些很不现实的期望。


99年时我就说,说五年后,8848这第一步可能会踩的很实了。我不是算命先生,可巧合的是,五年后的2004年,8848当时的核心业务,B to C,就是和后来卓越、当当做的事情几乎一样,进入了全面赢利的时代。代表就是亚马逊。


主持人:你创办8848的时候亚马逊已经成规模了吗?


王峻涛:成规模了,但是那时候经常被记者说虽然成规模了,但是赔钱。那时候它确实是最赔钱的:刚刚上市,开始在拼命的扩充。那时整天有人在宣判他的死刑。


可那时,以我从事服务、零售业的经验和对网络的信心,我坚持认为它一定会在5年内大面积赢利,然后进入下一步的发展。当时很多人管我叫亚马逊的信徒。“信徒”这个词我不喜欢,可我确实很喜欢亚马逊的模式。在互联网年代,以亚马逊的模式经营零售业,经营的边际成本将只和带宽和服务器的容量有关系,和你有多大的经营场所、雇了多少售货员没有关系。而带宽和服务器的的成本,想想摩尔定律就知道,它会指数下降。而地面的经营场所和人力(售货员、商场管理者这些)的成本却是天天在上升的。所以我坚信网络零售业肯定是一个大有发展前景的产业。


但是,这是说它的边际成本。一定要等它的销售达到一定规模以后,它的效益才可以看出来。达成这个效益要多久呢?又回到我的老话题了。当时(1999年),我觉得要五年。


那时候我总说:不能急。现在说起来有点儿事后诸葛亮、马后炮,可当时8848手里有很多钱,几个月内融资六七千万美金,还有毫无争辩的中国B2C市场压倒性份额,回过头看,如果当时就专心经营这一件事儿,坚持5年应该是没问题的,坚持到现在可能融资的钱还用不完。但是后来很多钱花在失败的、错误的决策上,一会儿要做BtoB,一会儿要做系统集成,后来又说做什么。我离开以后,8848成了一个谁都听说过,可谁也弄不清在干什么的企业。真没办法,当时是投资人说了算。我只能尽力把我认为可以做下去的事情保留下来,把团队保留下来。要不那么尽力去保留这个“火种”,现在也没有6688了。


说起这些,我也和刚才提问那位网友一样很遗憾,可这一切毕竟已经是历史了。如果要总结点什么的话,开个玩笑说,就是没有听我五年一步的咒语,非要改成两年。有些事情真的要五年才能做完,非要改成两年,那肯定要出问题的。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当时候很坚持要把走五年改成跳二年的投资人,以及他们找来的一些空降的、海外背景的职业经理人,现在应该也和我们一样遗憾,因为我注意到,他们后来也都陆续在公开场合主动承认过这些。


主持人:因为你基于十几年在IT服务业所经营的经验,对于行业的认识以及一直在互联网上以一种玩家的身份对于互联网的了解,这几方面的因素结合,很有先见之明的提出了电子商务的概念,提议并创立了8848这样一个开创性的电子商务服务领域,但是因为投资人的心急,违背了自然的企业成长规律,他的一些不太明智的做法造成了后来8848一系列的遗憾。这种遗憾对于整个企业来讲,对于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来说,确实只能说“遗憾”两个字。


王峻涛:说到遗憾我想再补充一点。一件那么好的事儿最后干砸了,把所有责任都推给别人是不对的,这里面至少我有一半的责任。我做事的时候可能挺耐心的。可是,至少在七八年前,跟人家说事儿的时候,就没这么耐心。那时8848的管理层成份很复杂,既有从连邦一路走来的本土创业者,也有后来从外企、从国外空降的管理者。作为当时管理层的一员,当时与投资人和其他管理人员在沟通的时候可能不够耐心,这个责任还是要负的。现在,在我们6688公司里面,有三分之一的人是跟我一起同事了五六年以上的,在我们公司内叫革命老战友。这些革命老战友也觉得我和那个时候相比有很大变化。现在如果再发生这种事儿的话,我相信我会很有耐心的,慢慢来,把这些道理说清楚。


当然,话说回来,在当时,我看再怎么说,在那些比我更没耐心的人面前也没有任何用处。


主持人:如果回忆那段历史的话,你觉得自己沟通还不是那么有耐心,说服投资人这方面还没有做到十分的完美,或者很多该说的话或者该坚持的地方没有以一种特别敞开的方式跟他们进行很好的沟通。


王峻涛:既然说到这儿,我就更细一点说说这个话题。互联网有一个几乎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共同文化价值观念,一种共同的语言,那就是:平等交流。互联网可以把人的身份、地位、股份、权利都淡化到极致,剩下一个平等的平台。现在我们6688的气氛就是这样,所有人都会很平和,很平等。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直接跑来找我提出一个建议,我也有可能直接杀到某个员工那儿去说我有个什么想法。当然这些只是在沟通想法和建议,做决策的时候还是有管理纪律的。可是,回顾一下你会发现,第一代风险投资人投资的企业里,就很难找到这样的现象。在那种企业里面,其实你是不平等的。从那时候走过来的人,应该很多人都会同意我这个观点,有同样的感受。


主持人:都是投资人说了算,金钱才有话语权。


王峻涛:你说半天他是不听的。我想再强调一下,我只是想说,今后别人再不听我还是要说。那时候的想法是,你不听我就不说了。现在,整个产业的环境在这个方面其实好多了。现在投资商也慢慢了解到,要在中国成功的投一个创业企业,就要听本土创业者的意见。反映在实际的融资操作上,现在也确实越来越少看到那种掠夺性的投资。现在比较多的是真的叫做投资了。


主持人:培育性的投资。


王峻涛:培育性投资和掠夺性投资的做法完全不一样。


主持人:当时您一直坚持我做8848,一定要有两个元素,一个是8848珠穆朗玛,我一定要达到世界最高峰。


王峻涛:不不,这是很多作家写的。


主持人:还有一个坚持是一定要做电子商务,你当时对电子商务的理解是怎么样,那时候有没有参照亚马逊的模式。


王峻涛:我一直很注意亚马逊,但是当时把亚马逊的模式完全搬到中国来是不现实的。当时中国还没有一种银行卡可以在线支付,只有很少的网民。在那种情况下,马上建一个网上零售王国是不现实的。我们务实地一步一步走。第一步,是把连邦已经在地面卖的东西搬上网。我们本来就有巨大的仓库,有全国最好的IT产品的进销渠道,别人头痛的仓储、采购、物流配送、客户服务这些系统,我们几乎是现成的,做一点改造就可以了。第二步,我们想,既然这些能卖,那么我们再往前走一步吧,就慢慢尝试卖一点书,然后是更多的东西。后来8848建了自己的仓库和物流配送系统。我们建的很快,把过去连邦负责物流的副总带过来照着样子建一个就可以了。怎么用条码、怎么动态盘点,仓库是什么样结构最省钱,怎么处理定单最快捷,等等这些事情,当时我们已经有了很专业的基础。


现在很多人说创新。创业是要创新,但是创新绝对不是闭门造车。第一步,可能真的是要学习。先把别人做的好的东西琢磨琢磨。不要学皮毛,要领会这种商业模式的核心到底在什么地方。然后琢磨怎么能结合你自己手里的东西,把这些模式实用化。把这些东西结合好了,在具体的执行上再有一点创造性,一不小心可能真会创造出来一个全新的产业。有很多新产业就是这样产生的。第一步看起来平淡无奇,再往下走也许就看出来了。


在这个过程里面,我前面提到了,就和盖楼一样,要有个“工期”的准备,不能急。需要2年盖好的楼,你八个月就建好,那么这个楼可能很危险的,一阵大风也许就吹塌了。尽管网络上的时间看起来比地面上快,尽管网络界看起来风云变幻,但是建立一个成功、稳定的事业,很少有比五年更快的。

做访谈这种事情,我也算是“老江湖”了,嘿嘿。今天又被访谈了一次。今天感觉自己状态特别好,理由很简单:要开始的时候,我发现主持人(21世纪商业评论的李平同学,还是女同学!)说,我好紧张,因为我这个做记者的是第一次做直播访谈。身为男同学,帮助女同学是应该的么!所以就比较进入状态。


 


回来以后发现,速记的MM还是错漏了不少。这个很正常,经常会这样。我的南方话太难懂,虽然其实我很努力了。干脆,救美救到底,自己整理一下,如下。


 


时间: 2007131日下午14:00–16:00


 


主题:影响中国互联网100人之特别访谈


 


主持人:王先生最早在网络上被大家熟知是老榕这个网名,以及他的一个帖子:大连金州没有眼泪。我们知道老榕是特别爱写博客的业余作家。我们可以在王总的博客看到非典期间他很用心地拍的很多照片,给他的儿子写的文字,等等。在他的这么多身份中,他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网络使用者,一个个人用户。但是,他也同时成为身体力行的中国电子商务第一人。请王总说一下你这几者身份之间的联系好吗。


 


王峻涛:我是一个创业者,同时是一个网络爱好者,这样说可能更准确一些。人都应该是多方面的。如果有一个人说他是一个创业者、企业家,除了经营管理一个企业,没有任何业余爱好,对其他的什么事儿都不感兴趣,我觉得这很不可思议。我相信,很难找到这样的创业者、经营者、管理者,这样的人真的能经营、管理好创新型、创业型的企业。其实,在别人提到的我的各个方面,我觉得最不贴切的形容词就是“作家”,因为我根本就不是。我在大学的时候是计算机专业虽然我很小的时候确实有过将来当一个作家的念头。


 


说到我的博客,很惭愧。其实我写博客的时间很长,起码有两三年了吧,应该基本上是在刚有博客这回事儿的时候就开始了。(我现在这里的早期博客,是从当时写博客的地方搬家过来的,所以有不少在新浪还没有博客时候的作品)。写的时间虽然很长,可是写的还是很少。这有三方面的原因。第一,这两三年里我很忙。6688公司是2003年创立的,这三年多来我确实天天都在忙。


 


第二个方面,说来话长:有些小心眼。做为经常在网络上泡的人,我当然确实很注意在不同时期关于我本人的一些来自各个方面的说法,无论是来自媒体、投资界以及一般的网友。


 


记得三四年前有一个比较多的说法,说我们过去的事业看起来不是那么顺利,与我天天在网络上泡着有一定的关系。虽然我认为,做网络的不尽量多泡网才更奇怪,不过还是有点赌气地想:好吧,这一段时候我就多潜水。。所以写的也就少一些。


 


第三方面的原因是:我的博客其实很难写。写一些和我们行业没关系的事儿吧,写多了大家说我经常的不务正业。行业里面的事儿写多了吧,在一直有点敏感过度的网络圈里面,可能又会有一些负作用。写博客的时候,我其实很顾忌涉及到的人和事儿是不是愿意被写。尊重朋友的意见,不轻易把别人写到网络上去,无论在写的时候自己是否觉得善意也许这是我们这些老网民潜意识深处的一个准则。


 


用什么样的方式能够把博客写下去,既写得我自己觉得很舒服,让我自己也不会觉得太不好看;涉及的人和事又不会很麻烦,这好象是一个问题。相信这也是博客的问题。


 


主持人:你写的博客确实关注率很高。不过,写深了暴露太多的秘密,写浅了,观众觉得戴了太多的面具。我们之所以说你是作家,是你在博客中文字的素养以及思想表达的流畅性,确实给读者很多的享受和体验。以前好象你说过:我不做互联网的话,可能成为一个作家了。那只是调侃吧?


 


王峻涛:我是觉得写东西这个事儿,多写写就会越写越好。我自己确实是从小就比较爱写东西,这倒也是事实,尽管我的专业和写东西没什么关系。现在的互联网行业,和99年那时候不一样。那个时候确实需要一边做,一边花点时间和精力去说、去写。因为那个时候,我们觉得有很多观念需要去说、去传播的。那时我们在做一件从零到一的事情。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做的是从一到十的事情。我一直觉得,那是互联网的启蒙年代,真需要一边做一边说点什么。现在当然不一样了。现在需要做的事情越来越多了,可能说的时间就少一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