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10-22

移动BOSS系统集成商市场分布




























































集成商


中国移动BOSS1.0 市场分布


集成商


中国移动BOSS1.5 市场分布


亚信


上海 辽宁 内蒙古 浙江 广西 江西 贵州 西藏 甘肃


亚信


上海 辽宁 内蒙古 浙江 广西 江西 贵州 西藏 甘肃


联创


江苏 陕西 湖南 云南 海南 新疆


联创


江苏 陕西 湖南 云南 海南 新疆 青海 天津


思特奇


四川 山西 吉林 黑龙江


思特奇


四川 山西 吉林 黑龙江 河南 安徽


神州数码


河南 安徽


 


 


新大陆


江苏 福建


新大陆


江苏 福建


宏智


湖北 青海


华为


湖北 山东 河北 宁夏 重庆


浪潮


山东


 


 


陆和


河北 宁夏


 


 


星亚


天津 重庆


 


 


时力


北京


HP


北京





电信软件厂商在运营商的主要项目中获得的定单数量


         移动BOSS1.5    联通综合营帐    电信运营支撑系统     网通运营支撑系统


亚信          9家            1家                                   3家家        


朗新                         7家               5家                 7家


华为          5家            2家                                   1 家


中兴                                           4家                 1家


联创          8家            4家               1家                 1家


神码思特齐    6家            1家               2家


东软                        11 家                                   4家


Amdocs    北京移动


CSG                                            3 家                    

2007-10-09

有些人从来也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比如求伯君和雷军。他们一直是挂在我MSN上的好友,几乎我在线上的时候他们都在,而我在线的时间已经够长的了!
不过,挂着是挂着,今年以来说的话,也许还没有刚才多。刚才我突然想到,金山明天上市了,到MSN上一找,求大侠居然还在。赶紧问:今天睡不着了吧,哈哈。没想到他说,什么呀,现在我就困死了,马上睡觉去。我说是啊,没想到招股说明书上看到你出生日期,居然42了,我一直觉得你还是30多岁而已。他更正说,你算错了啦,按照出生日期算,现在43啦。

我说,时光如电。然后自己算了一下,应该是。17年前26,7的小伙子,现在可不43了!长跑了17年多,求大侠有权利困一次了。好好休息,准备迎接明天的太阳。

然后我使劲想:到底什么时候算第一次认识他们的?居然真的想不起来了。印象深刻的场景也未免太多,时间顺序都想不清楚了。WPS97巡回发布时候的福州站?友谊宾馆那里《金山词霸》的首发仪式(当时白雪唱的主题歌我现在还有印象)?珠海那不起眼的金山小楼和简朴的办公室的神聊?某真正的飞机模拟训练舱里的“飞行模拟游戏”?还是2001年一个半夜的聊天决定的次日一起飞上海为一个不认识的白血病小孩捐款?

时光如电。坚持了17年的求大侠,祝贺你。明天,老地方–网上见。

———————–

写完上面的BLOG,发现求还在,聊起这些往事,他问,那白血病小孩怎么样了?我说,已经奇迹地好了,现在上中学了。我们互相对了半天,他说应该是2000年,我说应该是2001年。感谢搜索引擎,居然让我找到了当时李寻欢的一个帖子。确实是2001年:

3月1日,和老榕,求伯君看吴梦颖
提交者 : 李寻欢 于 北京时间 2001-03-01 23:24:27

3月1日凌晨两点,接到老榕的电话,声音兴奋的有点激动,问我是否在上海,我说在。然后老榕说正在约一个朋友,会给梦颖捐X万元,明天两人一块到上海看梦颖。
我说告诉我航班号时间,明天去机场接你们。
老榕说明天早上给你电话。
我说行,你那X万朋友是谁啊。
老榕说不告诉你,明天见面你就知道了。肯定认识的。

我准备睡觉。

十分钟后电话又响了。老榕说,明天中午你到浦东机场接我们吧。
我问,你那朋友到底是谁啊。
老榕说,是求伯君。
我说啊。
老榕说嘿嘿,我在OICQ上跟他聊了三个小时,他决定临时改变行程去上海。
我说对了你得告诉我航班号。
老榕说,好好,就是A340啊。
我说好,你赶紧睡吧。明天还早起呢。

3月1日,上海阳光灿烂。

中午匆匆吃了盒饭,叫上司机张师傅去机场。当然,接的不是A340,因为兴奋的老榕同志犯了一个常识姓的错误,把那架由不鲁塞尔经北京飞上海的MU5524次航班,按照其执行飞机机型,命名为A340航班。

车子直接从机场到了打铺路吴姐姐家里。梦颖和妈妈已经在屋里等了好久。

见面了。没有任何距离。
老榕楼着梦颖坐在沙发上。很亲昵。对他说:姑娘比小榕安静多了。
梦颖给他们看自己的影集,还有画。

我在旁边照了一些照片。抓拍的。都很自然。
然后出去吃饭。梦颖坐在老榕和他之间。得意作左拥右抱状。我又拍了几张照片。其间梦颖曾亲了老榕一下,漏拍。再鼓励重来一次,梦颖却害羞地找不着感觉。
他问梦颖生日,说10月份的时候,梦颖的病就应该好了(治疗满一年基本就没问题了),到时候就带梦颖到北京玩,搞个大生日聚会,把泡网的人都请来。
他说可以自己开个小飞机接梦颖,梦颖瞪了下眼睛。埋头吃东西。
我想她一定以为自己听错了。

吃完了饭,看看时间,他该走了。要去赶飞机。老榕那时已经接了几十个电话,他想了一会,说我也得回北京了。

我们和梦颖母女在徐家汇避风糖餐厅外告别。
梦颖带上帽子,口罩。
她看了老榕和他一会。
问老榕和他要了名片。
这是孩子的习惯。

当然,她一定不知道王峻涛和求伯君是谁。
可是,她一定会记住这一天的。
3月1日。
两个陌生人。
乘飞机来去。
陪她度过3小时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