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10-30


中国的企业、中国的制造业,在大海啸没有冲击之前为什么这样的不抗压,各位想想?所以我前面说了,第一,汇率的上升,第二成本的上升,第三劳动合同法,第四宏观调控,这四件事情和我现在讲的第五件事情相比它们的力量是非常小的,也就是在汇率、成本、劳合同法以及宏观调控的冲击下,我国制造业如此不抗压,为什么?这四项冲击远远比不上我刚才讲的大海啸。就算这四项小冲击,我们的制造业也抗不住,30%的企业倒闭,甚至到了年底有可能超过50%,我希望不会,政府应该出来救企业,我诚恳地希望不会到50%,


 


但是请问这四项冲击为什么我们企业抗不住?因为,我们和欧美各国的企业相比,我们有一个天生的缺陷,那就是我们引以为傲的制造业大国误导了我们的政府部门,你真的以为我们是制造业大国吗?你在媒体上所看到的都是什么样的?都是错的,你真的这样认为吗?真正的制造业大国是美国,才不是中国呢,我们是自己感觉良好。那么我们中国制造业目前在什么环境之下呢?我给你讲一句最形象的话,中国经济发展到最后中国取得了 GDP,美国取得了利润,也就是说我们制造业的格局就是创造的GDP,最后的利润全部被美国席卷,这句话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们这么不抗压,因为我们的制造业不但破坏环境、浪费资源,而且是整条产业链中价值最低的过程。


 


我以芭比娃娃为例,我们广东东莞所生产的芭比娃娃卖到美国是9.9美元一个,接近10美元,请问10美元减掉1美元的9美元是如何创造出来的?那就是美国企业的灵魂,它透过6大块所创造出来,包括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定单处理、批发经营、终端零售,创造出了9美元的产值,6大块加上中国一块的制造,叫做六加一的整个流程就是产业链,我们这么多年的经济成长,我们取得了整条产业链的“一”,而欧美各国掌控了整条产业链的“六”,这个价值是怎么回事儿?我们的制造业者在破坏环境、浪费资源、剥削劳工的基础上,我们每创造出一百万美元的产值,我们同时替美国创造出九百万美元的产值,我们辛辛苦苦创造出一亿美国的产值,我们同时替美国创造出9亿美元的产值。因此,中国越制造,美国越富裕,美国席卷了90%的价值。


 


那么这一种生产模式叫做国际分工。而中国被分到了最差的一项,破坏环境、浪费资源、剥削劳工。我们现在常常以1.8万亿感到扬扬得意,你晓不晓得我们怎样创造出这样的成绩?我们掌控着10%的价值,我们创造出1.8万亿美元的外汇,也就是1.8万亿除以10%等于18万亿,也就是我们出口制造业替全世界创造出18万亿的产值,我们只分到了1.8,其他的都是欧美的,你知道18万亿是什么概念呢?那就是在座的各位来宾和全中国的工人80年所加起来的工资的总和,这就是18万亿被国际分工席卷。


 


所以我常讲,今天西方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掠夺和19世纪免费掠夺非洲差不多,当时非洲是0%,现在中国拿10%,在我看来没有什么差别,至少非洲没有环境污染等的问题,我们的10%伴随着污染环境,浪费的资源以及被剥削的劳工,由于你是处在产业链的最底端。因此你特别抗压,因为真正掌控定价权的是整个产业链的六,一是不掌控定价权,所以你能不能想象,欧美各国尤其是以美国为首的欧美国家,不但席卷的90%的利益,而且掌控着我们的定价权,我们不掌控。这就是为什么,创造了汇率,成本、劳动合同法以及宏观调控之后我们的企业必须全力承担这些成本,因为我们不掌控定价权,我们无法提升售价,各位都懂了吗?这就是为什么我说的投资营销环境急速恶化,因为你不掌控定价权。


 


到最后的结果,大家不想干了,不想干的结果就像你们一样炒股去了,还被套牢了,想想这都是错的,你看,美国,掌控着定价权,透过6+1的6席卷了90%的产值,这种情况,他们竟然发生了次贷危机,你能不能想象他们的防火墙一旦破裂以后,洪水将席卷90%的产值,想到了没有?我前面跟大家讲的就是说防火墙破裂之后会影响到这个行业、这个行业,现在我把这个数字告诉你,美国防火墙破裂的结果冲击到以美国为首的90%的产值。然后再冲击到中国的10%的产值。


 


我就是把第二段演讲的前半段全部给你量化。因此,美国、欧洲的做法三步骤:第一保护银行的债权,第二保护银行资本金,第三全部国有化,如果能够斩断工商链条的话,美国所创造的90%才能保存住。如果抗不住的话,全部席卷90%,只要冲击90%,就同时冲击我们的10%。所以现在已经不是一个金融危机的问题了。各位来宾都听懂了吗?


 


那你可能问我了。那样我们这么多年的产业政策没有想到这个吗?我告诉你没有。我们这么多年的产业政策呼吁企业利用我们的廉价劳动力、呼吁企业品牌升级、呼吁企业产业升级,没错吧?我告诉你,都是错的,因为真正的竞争力来源于6+1的高效整合,我们应该用政府的力量让我们的企业做成6+1的高效整合才能掌控定价权。只有掌控定价权我们才有生存的机会。


 


可是目前我们的制造业是大量的倒闭。那么请各位来宾想一想。像郎咸平这种水平都会看得明白的事,你们认为美国政府看不明白吗?你相不相信,美国政府的要员比我聪明得多得多,我已经够聪明得了,他们比我还聪明,当然你不一定相信,你说朗教授谦虚了,今天这个年头还能自认为自己不足的人太少了,中国人牛人太多,不知道还不行了,连我这种水平的人我都看得这么清楚,何况美国。


 


这位女士说对了大量热钱进入中国,大量收购中国的制造业,为什么?中国的制造业1,美国的产业链是6,6不能没有“1”啊,听懂了没有?如果1崩溃的话,“6”也一定会崩溃,“6”一定有“1”做基础,才能发展,如果我们不生产芭比娃娃卖给美国,它怎么能创造出6的产值呢?我再一次告诉我们的地方政府你们必须救自己。“1”最重要了。因为我们的“1”正在被大量的收购,我觉得这位来宾比我聪明,他已经把我结论讲的差不多了。


 


中国进出口总额的55%都是外资,中国高科技出口的87%是外资,中国的汽车高端零配件90%是外资,中国你们吃的粮油85%是外资,中国山东、河北的几个粮食局已经被外资收购了,知道吗?中国的养猪的产业链某条产业链被收购了。这就是今天你所面临的格局,你知道这些数据吗?你可能都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因为你们从来不介意,我今天演讲的时间特别长,我已经把这些全部讲了,我们就算保有6+1的“1”,而且产值这么低的而且还是大量被收购的情况下,次贷危机的冲击还没有开始。


 


可是这些现象的原因就是中国的经济成长是靠着推动GDP所拉动,就是30%的部门透过钢筋水泥拉动的成长,70%都是过冷的制造业,这种特殊的二元经济 30%过热,70%过冷。经过了汇率、成本、劳动合同法以及宏观调控的冲击之下,过冷的制造业更冷,所面临的投资环境更加恶化。而过热的地方政府过热,我记得上一次去山西,有的人说你看我们的山西最近发展很好,我说中国的哪个地方发展不好,哪个官员一上任也是搞建设,推动GDP的工程建设,透过30%拉动 GDP这就是各级政府做的事。


 


越这样做,越多的资源流入过热的部门,过冷的制造业为什么这么不抗压?原因就是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产业链的暂停时代。以美国为首的欧美国家控制着整条产业链的“6”的,我们在破坏环境、浪费资源、剥削劳动的基础上我们创造的“1”,更严重的是这样使得我国的制造业产生严重的生产过剩现象,而这个生产过剩现象透过美国这么多年的负债增长的形势全部被它吸收了,所以我们看起来是表面的繁荣,我们这么多的产品好像是更富裕了,那个制造,你已经跟次贷危机牢牢挂钩了,因为购买你产品的原因就是负债,我们是靠美国的负债支撑起我们的出口制造业使得我们过剩的产能透过美国消化掉,但是美国的次贷危机使得美国高负债的时代即将终结,你可以相信我。未来一定是负债比例大幅降低,因此对于中国产品的需求必定大幅降低,所以中国产能过剩的现实情况将会曝露无疑,这个时刻就是次贷危机防火墙爆炸的时候,不但冲击了美国所能够掌控的90%的产值,同时冲击到中国只有10%的产值的过剩的出口制造业,产能过剩的制造业。


 


下一步是什么呢?我也不想讲了,因为你已经听懂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下一步是什么呢?再下一步是什么呢?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大家怎么都不吭气了,其实你们今天不应该来听我的演讲,不听的时候,模模糊糊过得挺好的,国家有吃有喝的,过得挺好的,一旦听懂以后再也睡不着了,相不相信我,你们每天晚上今天晚上都会看凤凰卫视,看美国的次贷危机,国有化会不会成功,一旦失败,朗教授告诉我们的最后一招,一旦国有化失败全盘崩溃,回去不要老是看《汉武大帝》什么的连续剧了,回去看看美国的国有化会不会成功。


 


主持人:朗教授的演讲到这里就结束了,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我们在场的来宾向我们朗教授提问的时间,首先有请我们舞台左侧的朋友提问。


 


搜房网:朗教授你好,我是搜房网的网友提问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就说在当前的情况下,如何能让自己日子保持得好一点,甚至过得更好一点。


 


朗教授:过得更好一点不可能的,不要过得更坏就不错了,我建议各位网友各位来宾,注意在这个时刻千万不要想赚多少钱,能够少赔多少钱是真的。这是我告诉你们的,如果你们想买外币保值的话,一定要买最保守外币,什么目的呢?不赚钱,也就是你买欧元一定要买等量的美元,保证不赚钱,也保证不亏钱,这是我给网友的建议。


 


提问:我是烟台日报的传媒记者,我问一下,今天总体感觉世界一片黑暗,我们改革开放30年,次贷危机来了以后,会不会是辛辛苦苦30年,会不会一夜回到改革前。


 


朗教授:这个问题问得太好了,这个不是我造成的该黑暗就是黑暗,该乐观就是乐观,为什么你们来听我的演讲,为什么大家欢迎听我的演讲,我是讲实话的,有良知的学者我不想骗你们,如果你认为是悲观就是悲观,但是事实只有一个,我今天给你讲的是事实,只要你要怎么做,千万不要问我,该不该炒股,这个我是不回答的,你只要了解了我讲的所有故事,该有的事你自己做判断。


 


提问:我记得第一次听您的课是在北京,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北京,出了三个,你错了,你错了,你还是错了,今天听得比较多的是你疯了,包括今天的主题,当时不是说您,我想说的是,因为在座可能更多的是我们的民营企业,包括房地产的一些行业,如果您是生在烟台,在这个企业之中,根据你的大的形势恩,我觉得还是有机会,你刚才也提到乱世出英豪,我想提两个比较简单的,企业能否自救,下一步问题是如何自救。谢谢。



朗教授:你的问题问得非常好,我想这样回答你,烟台,所受到的冲击远远小于广东、江浙。尤其是你们房地产价格是这个价位之下的话,你们所受到冲击也会远远小于温州等地,如果冲击不这么大的的话,制造业本身需要烟台市政府的大力救助。那么,我这个时刻,我认为一个比较有效的短期的办法,是我们的制造业目前千万谨慎小心,不要随意扩张产能,维持现状,继续改进你的效率,降低成本,同时更重要的是烟台的民营企业需要政府大力的救助,因为一切财富的基本来源来源于企业,一定是企业赚钱了,才会给员工更多的薪水,只有员工拿到更多的薪水,烟台才会更繁荣,大家不要只看GDP,如果烟台只是少数几个城市,首先放弃GDP 的理念,着重企业的利润的话,你就能排在名列前茅,就能更容易渡过难关,不要只看GDP,GDP不重要,政府能够把资源移到对企业的直